執筆未遂

“想象是一件快乐的事,你想象一个东西,自己写很快乐,你给别人看也很快乐。”

谋生也谋爱

CP:轰出.[第三人视角注意.小提琴手轰x花店老板出.]

 

——“很多事情,上天注定,我们只是征途的旅人,谋生也谋爱。”

 

 

整座城镇沐浴在黄昏中,倦鸟群飞,似乎是要和即将落山的太阳告别。

 

栗川爱匆匆走在大街上,雪白的发在风中恣意飞扬,她走的很快,目标非常明确,没有丝毫犹豫和片刻的停留。通过指示牌和路人好心的指引,栗川顺利地来到了陌生小镇里,最热闹繁华的地段——英雄广场。

 

左顾右盼一阵后,栗川选中一家人少安静,拥有露天座椅的咖啡馆,走进去点了杯咖啡,便又出去找了个靠近广场中央的位置坐下。

拿出背包里的相机,她看了眼手表,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来的时间刚刚好。

为了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她又用背包里翻出了记载着各种各样英雄小镇资料的笔记本,随后她熟练地翻了第三十五页。这本日记本可以说是栗川爱的全部心血,里面除了某一页是报纸的裁剪以外,不管是那些图、还是文字,都出自于她手。

除去封面,一共是一百四十页。而唯一拥有裁剪的报纸的那页,正是第三十五页。

 

泛黄的纸上印的是一张照片。

年轻的小提琴手站在广场中央,他头轻歪着,手里握一把小提琴,正闭上眼演奏。即便照片是黑白的,也不难看出小提琴手英俊的容貌,完美的五官。

他身后的背景则是一座巨大的雕像,那座雕像所纪念的,是被叫做欧鲁迈特的英雄人物。

引人注目的是,他跟前的琴箱里装满了各种各种的鲜花,小至一朵,大至一整束。

 

这张照片曾经在她经常观看的艺术杂志上登载过。也是从看见这张纸后,她被深深迷住了。艺术本身,就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她喜欢去了解一些奇怪的艺术者的内心,想从里学习到新的东西。而这位,持续一整年都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甚至是同一个位置进行演奏,并且不像其他卖艺者一样,渴望能够通过演奏得到维持生计的金钱,而是希望那些碰巧喜欢上自己音乐的人,能赠予自己一束鲜花。

 

———为什么你只收花束呢?

——为什么要停留在这里,是什么吸引住你了吗?

 

栗川用手抚摸这张照片,怀揣着这些疑问她来到了这座小镇,了解到小提琴手开始演奏的时间,以及具体地点,她刻不容缓地在旅行第一天赶到此地。也正是今天,她说不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也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栗川爱吃了一惊,回过头望,原来是为自己送咖啡的店员。店员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脸颊两边的头发要长于耳朵之后的,脸颊上有可爱的红晕。她将咖啡放在自己的面前。

“啊…!对于擅自看了您的书我很抱歉!因为照片上的人是轰君所以就不自觉地继续看下去了…”

 

女孩慌张的样子很可爱,栗川爱顿时放心下来,对她说道:“我叫栗川,如你所言,我正是为了这个男孩子来的。请问你刚刚是不是说出了他的名字——?”

在得到栗川允许下,女孩推开她身旁的椅子坐下,看样子是打算和她聊天了。

 

“我叫丽日,叫我御茶子就好了!”她嘿嘿一笑,用手拍了拍胸口。

“对,他的名字叫做轰焦冻,是去年才来到这座小镇的。虽然有点失礼,但请问栗川小姐是第一次来吗?”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英雄小镇。”栗川微微一笑,“只是为了这个男孩…轰焦冻。”

“诶?!难不成,是…一见钟情?”丽日惊讶地捂住嘴,“不过很遗憾的是,轰君他已经有喜欢的人啦…”

 

说至此,一个对丽日来说相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广场中央。

“栗川小姐,他来了!”

栗川急忙扭头,眼睛登时一亮。

 

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少年手里拿着提琴,在他人的注视下走到雕像旁,把琴箱放在自己跟前,拿出小提琴后把一张纸立在琴箱上。

仔细辨认一番,上面写的:

“如果喜欢,请为我送上一束花。”

 

风刮来,撩起了少年白红相间的发,躲藏于刘海之下的异瞳正在四处打望着,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家花店上,等待几秒,在看见自己想要看到的事物后,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恍如人间四月天。

 

旋即,他抬手,就在琴弦响起之时,停在广场上的白鸽扑扇着翅膀飞过,身后的黄昏变得浑浊黯淡,但路边的行人都在他不远处驻步,等待。

落日余晖一向是与老人,绝望之境相映衬,而此刻此景,栗川爱竟觉得没有任何不对,反而体现出了另一种美。算不上震撼,但是比触动更深,说不了感动人心,却令人难以忘却。

 

御茶子和栗川心照不宣地静下来,停止了对话。爱喝了口咖啡,举起相机,开始为他摄影。她也留心留意到,这个广场周边大都是购买食物和纪念品的店铺,而能买到花的地方,在这里只有一家。

 

他的演奏一直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才停止。在此之前,他一曲终一曲又起,无数人在他跟前停留,放下一束或几束花,便走掉了。

在最后一曲快结束时,一个男孩从花店里走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大束花。他有一头宛如森林般的绿发,身上还系着围巾,正大跨步地走向小提琴手。

轰焦冻放下小提琴后,花店走出来的少年将他手中的花递给轰,嘴边绽放了一个腼腆青涩的微笑。

 

就在轰焦冻再次微笑之时,栗川爱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

 

“丽日说的,他喜欢的人就是他吧?”

“啊…正是!”

“能说说他们之间的故事吗?”栗川抿了口已经变冷的咖啡。

“大概是去年秋天的时候吧…轰焦冻突然出现在这个城镇,当时他怎么说呢,给一人一种非常落魄的感觉吧…”

“落魄?”

“是的。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很干净,但总能看见一些布丁,老是一个人坐在公共椅子上啃面包。因为他经常来这里,坐着看那些从他身边经过的人,很冷淡,也很悲伤…所以我才注意到了他。

后来,我叫把这件事,告诉给了绿谷。啊,就是现在站在他身旁的那个男孩子,他叫绿谷。但其实在这之前,绿谷也发现了。

某天他抱着一大束花,出现在轰君的面前,送给了他,并说道:“这个世界很美好,它值得我们去为之奋斗。”、这样的话。”

 

听着这个故事,栗川内心深处泛起涟漪,视线再次回到还在那里交谈的两人身上,目光中又似乎多了些什么。

她猜想,那个叫绿谷的男孩,应该非常害羞,认识也有一年多却依然还时不时会遮掩情绪,能让他鼓起勇气做出这种事情,一定是真的被吸引了吧。

 

“随后,轰焦冻如同人间蒸发般消失不见了,刚开始我和绿谷都是相当的担心呢。后来某一天,差不多距离轰失踪过去一年左右了…我现在还记得,那是个相当炎热的夏天,在接近黄昏的时候,轰君出现了。

他手里拿着一把小提琴,在大街上演奏。不知道是因为他的长相,还是琴技,总之引起了好多人围观呢!

…正当我好困惑着的时候,看到了他琴箱上的纸,心中就一目了然了——他是想报答小久啊!”

 

丽日的脸上出现了类似于感动,又与羡慕向往相交织的复杂情感。就连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也闪闪发光。

 

不必等她说完,栗川便已经想到了之后的故事。可能从那之后,轰君每天至黄昏的时候都会站在那里,为了表达心中的感谢而演奏着。

栗川闭上眼,忽然感觉时间在飞速倒退,又重新回到了轰焦冻开始拉提琴的那一刹那。而不同的是,他正在站轰焦冻的后方,她抬起头,越过轰焦冻瘦高的背影,看向站在堆满鲜花与植物中的绿谷。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变得水光潋滟,鼻尖是周边鲜花一齐散发而出的清香,耳边是来自从陌生,至熟悉,又到相爱之人的充斥着感激的琴声。

心上人正站在自己不远处,走过去不过四十五步的距离。但实际上,他早已拿到走进自己心中的地图,需要的步数不过一步。

 

或许轰焦冻一直只站在那地方,只是因为那里是唯一一个能够看完这个花店全景的最佳位置吧。

 

“这真是一个改变了结局的仙鹤报恩的故事啊……”

“恩?……啊对了对了,栗川小姐需要我把他们两个叫过来吗?嘿嘿。”

“不,这倒不必了。”栗川看着已经走远的两人的身影,意味深长地笑了。“谢谢你,丽日。谢谢丽日愿意和我说这么多,以后有机会我会再来这里拜访。”栗川爱对丽日发出真诚的感谢。一直以来困惑着自己的疑问被解开,她将书和笔记本又重新放进背包里,站起身,如同来时一般,和丽日道别以后,匆忙地离开了。

 

END.

 

这只是一个我构想的故事,至于现实生活中有没有这样类似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

但轰君所做的,是从小时候我就期待的:能够成为一个小提琴手,然后站在别的国家的广场上演奏,不需要他们的掌声,不期待他们的‘奖赏’,只消给我一束鲜花就好。

关于他们两人之间发生的故事其实已经构思好了,不做承诺,只能说有机会的话,就写出来。

 

谢谢你们的阅读,如果可以给你们带来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感动,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评论(2)
热度(84)
©執筆未遂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