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未遂

二十丽姝,
请来吻我。
衰草枯杨,
青春易过。

[阴阳师/樱桃]绊

CP:樱桃.[阴阳师注意.]


文/未来


四月的樱花开得烂漫无边,风一吹,花瓣便如同雨滴一般向着地边砸去,铺了一地的粉色。这块盛开着樱花的地方曾经是一座神社,然而几年前不知因何故,荒废了。因为距离自己的栖息地并不远的缘故,桃花妖几乎每天都会观光此地。这一小块地,成了属于桃花妖一人的宝藏,起码她是这么认为的。

此时的她,正一如既往地披一身月色出行,来到樱花树下。她目力所及之处皆是在月光下摇曳的垂枝樱的身影。她也记不清自己是多少次深夜拜访此地,如果真要算的话,恐怕双手双脚并着用也不及吧。

 

桃花妖从自己身后走过的稀稀落落的几个行人来看,现在可能已至深夜。作为一只长生不老的妖怪,她的时间观念太差,何时睡何时醒来,都是随着心情变幻的事。她从不在意时间的流逝,毕竟那对她来说无可厚非。她看尽了这世间的太多是非,孤独的心再无所期望。人的生死也好,情仇也罢,与她毫无关联。

她与世无争,只愿一人堕落在这美景之中。唯一会令她稍感苦恼的,就是时常有人会把她的本体,桃花和樱花弄错。时而是将她认成樱,时而是将樱认成她。但说心里话,其实她并不在意,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让那些愚笨的人呢把自己和她分清,因为在她心中,樱花是美好的事物,就算被弄错也无妨。

 

稍作停顿,桃花妖伸了个懒腰,将连衣帽的帽子摘下,理了理被弄乱的头发,便开始沿着栽种在路边的樱花树走了起来。但凡看见路上有掉落的花瓣,就会慢慢弯腰把它拾起塞进兜里。

忽然,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忽然笑了起来,笑容真切而美丽,过于纯粹,令人羡慕。自她化身为妖以来,她便看着这些樱花绚丽树绽放又枯萎,这个举动又到底持续了多久呢?几年?还是上百年?这些小事,她也记不得了。她只知道,自己守在这里,已经熬过千百个四季,只是在等待着这些樱花树的花瓣再次绽放。

这时,她忽然听见身后有稀稀落落的声响发出,她转过头,细心注意到有身影在樱花树后闪动,光线太暗,她看不清来者。于是她连忙走过去,赶在那个身影打算离开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桃花妖猜想着,他是否是最近那个闹得沸沸扬扬,大夸其词说要火烧樱花林的怪人,但当她看到那个人的面容后,这个想法便彻底烟消云散,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也不知何处寻。只见,她嘴唇微张,眼睛里摇曳着奇妙的光芒,身体有些颤抖。

——她见到的,那是怎样的一副面容呢?

美轮美奂,明眸皓齿,十全十美,闭月羞花。她的眼睛深邃而明亮,鼻子小而挺,纤薄的嘴唇微微颤动着。同为女性,她对这位少女的精致的面容叹为观止,不自觉地向她靠近。桃花妖注视着她,有那么一瞬间,她错以为自己被带入一片除了红枫便别无他物的场所,在那里深陷到无法自拔。少女看着她朝自己走来,如同不小心迷路的孩子般惊慌失措,连连后退——看样子是被桃花妖忽然的举动吓到了。

风一吹来,少女的裙摆如同波浪般此起彼伏地飞舞,她头发两侧别着鲜艳明媚的花瓣,芳香也在不经意间钻进桃花妖的鼻尖。

 

一个念头如同此时的樱花花瓣般滑过脑际,在她耳畔告诉她,“你一定得说出这句话才行。不然就没机会了哦。”于是,她嘴唇翕动,没有经过大脑过滤的言辞不经意间从齿缝溜走:

“你终于来啦。”她听见自己这样说道。声音轻柔,坦然,又有一份喜悦——仿佛她真的只是在和一位旧友再聚。

 

“诶?”少女有些恍惚,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歪着脑袋“啊?啊?”这样感叹到。

当机的大脑这时才重新运转,“没、没什么啦!”桃花妖连忙摇晃着手,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你应该才幻化为妖没多久吧?啊,我并没有要以大欺小的意思哦!我只是、只是问一下而已!”

 

见她如此慌张,少女又抬手用衣袖遮住自己面颊,哧哧笑起来,其中还点了点头。桃花妖在一旁看她终于舒展笑靥,算是欣慰少许。其实就在接近她的那一刻,桃花妖便隐约感觉到这个少女并非什么平凡女子,因为她的身上正散发着一股独特的味道,用妖怪的话来说就是所谓的“妖气”。并且对她的身份桃花妖也有非常强烈的预感。

 

紧绷的弦一旦放松,倦意便慢慢浮上脸庞,少女努力打起精神,开始张望起自己的周遭。怒放的垂枝樱轻轻摇曳着,枝条仿佛已经承受不住樱花的重量而弯下了腰,一眼望去就像一大片粉红色的瀑布,路面上铺盖着的是一片又一片的泉水。

也正是如此盛大而疯狂地绽放,才令无数人痴迷沉醉,千里迢迢来到此地只为看这一眼吧。

 

“啊……感觉这样子看自己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呢……”少女忽的伸出手,挠了挠面颊,闭眼朝着桃花妖微笑。

 

——果然是这样啊。

虽然早在之前就已经察觉到她的身份:樱花所诞生的妖怪,樱花妖。但她还是惊讶了,灼热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停留在她身上。沉默又重新萦绕在两人之间,樱花妖感觉浑身不自在,选择避开桃花妖的视线,低头玩起了地上的花瓣。

 

“虽然是这么说啦……但是,就像是失火了一样呢”

樱花妖愣了下,抬起头,旋即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说呢?”

“是啊。为什么呢?”桃花妖歪脑袋寻思着,又喃喃自语道:“或许是因为太盛大,太美丽了。身处其中的话,会感觉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原来如此……”樱花妖点点头,对她的回答似懂非懂,不经意地感叹一声,“感觉你真是有趣的家伙啊,说的话总令我吃惊。”

 

事实上,桃花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总而言之,就在她寻思该如何作答时,这句话就这么突兀地在脑海中冒出来了。就像最开始的那一句,“终于来啦”一样古怪。她搞不清自己是怎么回事,也不想去弄明白。她只是觉得现在她的心情非常糟糕:她感觉自己的胸脯里溢出一缕甜腻腻的情丝,和她见面以后,似乎连时间都凝滞了,空气里似乎充斥着不同大小的粉色泡泡。

 

“走吧。”

像是做了什么抉择般,桃花妖深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微笑看着樱花妖。樱花妖随即毫不犹豫地牵上了那只纤细的手,原本冰凉的手指一时竟有了温度,大概是因为桃花妖的手总是那么温暖吧。

“去哪儿?”樱花妖望着她的背影,虽然是这么问了,但实则对自己的去处并不在意——只要跟在她的身边就没问题了。这么想着,樱花妖便慢慢走上前,与她并肩向前走。在彻底看清桃花妖容貌的那一刹那,与那双温润的眼相对视的那一瞬间,仿佛便穿过了几千年,沉重而冗长,一股暖流从胸中满溢出来。

这样温柔的注视,似曾相识。

 

晚间的风带着泥土的芳香从她们的头顶吹过,樱花树的枝条相互碰撞发出“飒飒”的声响,樱花也纷纷扬扬地向下飘去,如同冬季的雪花,厚实、有力。花瓣擦过她们的发,蹭过她们的手,顺着肌肤滑下。

“去一个可以保护你的地方。”桃花妖转过头回答。


那天晚上,桃花妖躺上床打算休息时,隐约听见什么东西在燃烧的声音,出于担心,她立即翻身下床走去屋外,竟看见那片樱花林所在之处陷入烈火的洗礼之中。奇怪的是,她看见后便又钻进屋子里睡觉去了。或许,是梦里的那片樱花林燃起来了吧。

 

 

END.

 


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大腿肉太难吃了,想问问LOF有喜欢吃樱桃的吗?我们来交流一下呗!

最后,你们两位小姐姐什么时候才会来我家坐坐呀!等得快苦死我了!(倒地)


评论(11)
热度(48)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