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想象是一件快乐的事,你想象一个东西,自己写很快乐,你给别人看也很快乐。”

[米英]讨厌鬼.

サヨナラはまた君(きみ)に会(あ)うため

说再见是为了能与你再次相会

おやすみは明日(あす)のおはようのため
说晚安是为了明天能说出早安
これからもどうかよろしくね
从今以后不论如何也请多关照
他(ほか)に何(なに)もいらないから
其他的什麽都不需要
君(きみ)以外(いがい)はいらないから
除了你之外都不需要
ねえ 「好(す)き」って言(い)って 「好(す)き」って言(い)って
呐 说出「喜欢」吧 说出「喜欢」


CP:米英[国设下的角设定注意.]

【送给我亲爱的画手搭档鄂季的生贺.】
 @鄂季 



“亚瑟,你喜欢鲜花吗?”

他知道自己在做梦。
因为现实生活中,那个人是绝对不会存在于这里。身为超大国的他,公务繁多,又怎么会撇下自己的子民,像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般跑来这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向他举起手中的鲜花?
由此他可判断,这不过是个无可厚非的梦境。

亚瑟抚摸了自己的面颊,分明是在梦境中,却有着指腹轻轻划过的触感,冰凉舒适。
浓密而聚集的苍天大树在这片森林里安静地呼吸,清脆的鸟啼声不绝于耳,阳光直射进这片森林,或许梦境里是个天气不错的冬季,不激烈,但很温暖,如风一般无声地洒在头顶,温柔得令他恍惚。

“还是说…你更喜欢拥抱?”
阿尔弗雷德又换了问题。亚瑟抿着嘴,看他。他嘴角明媚的微笑和以往一样动人,手里抱着的玫瑰花被雪白的塑料纸聚拢一块,淡蓝色丝绸组成的蝴蝶结在风中颤抖,他嗅闻到芳香。
面对他热情的提问,而自己却只觉乏累。
他看看跟前这个国家,穿着熟悉的飞行员外套,戴着熟悉的眼镜,又低头看了看他手中鲜艳的玫瑰,那是他这漫长国生最爱的鲜花。浪漫的花语,浓烈的香,好看的花色,热情的红。
无论是拥抱还是赠予鲜花,它们都是无比美好的事物,令他既难以抉择,觉无比困扰。

他难以抉择。
忽觉疲倦,亚瑟感到自己似乎在不断下坠,身体像被按进不见光日的深海。

沉重。

重新抬头时,他看见对方嘴唇翕动,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些什么,他前倾身子,尝试去听清。
然而,远方吹来的风将他的话语带走,一个又一个字母消逝在其中。耳朵里似乎出现耳鸣,他只听见伦敦沉重的雨声。每日每夜地响着。

你在说什么…?
真是抱歉啊。
我好像…(I can't hear you  voice.)

最后,杂音变得越来越大,甚至连四周的空间也开始扭曲,对面那张熟悉亲切的脸变模糊不清,但他顾不得那么多,只是蹲下身痛苦地堵住耳朵,脑子里像灌满了浆糊,正在不停对他叫喧,“够了,够了!”他大声叫道。

猛然间,他醒了过来。
他发现自己单薄的睡衣已经被汗水浸湿,连床单也都惨遭不幸,亚瑟狠狠拍了自己的脸,让他迅速从浑噩中清醒。随后,他不自觉地露出悲伤的神情。
大概是过了恋爱的季节或是年纪,身为一个历史悠久的老大国,亚瑟.柯克兰再也找不回喜欢的感情。大概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在哪个时间点被悄然带去。
心中再也无法扬起喜爱某事某物某人的喜悦,这便如同残疾,好像与生俱来。当然,也包括可能是暂时性被冻住了。

穿过遥远宽广飘渺的海洋,即可与他的恋人相见,但这件算得上轻松自如的事情对他而言却更像是在一次次送自己前去有去无回令人望而止步的战场。

若不一小心暴露了自己已经丧失对任何事物丧失了爱意,那么他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伴侣?那么当他看着那双湛蓝的双眼,他将会变得内疚,软弱而心惊胆颤。

他难过地吸了吸鼻子,侧过脸看了眼床边的日历,距离他又要和阿尔弗雷德见面的日子在逐渐缩短,他却只是一味逃避。
他知道自己看起来像极了个没种的软蛋,可遇上这种没办法预料的事情他只想用尽方法来逃避。

叹了口气后,亚瑟慢悠悠地下床,走到浴室打算清醒一下身体之时,竟然从浴室里那面巨大的反光镜中,看见了自己头顶长出了一对小小的角。
那对角很小,却又引人注目。它突兀地立在毛茸茸、金黄色的毛发之中,就像是在草原上默默长出的无名之花。

亚瑟一怔,随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抚摸了下,身体的某处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立马打了个激灵。“这…这是什么情况?”惊讶得合不拢嘴,柯克兰忙不送地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巴掌,从面部传来的刺痛惊醒他,急急忙忙冲出浴室,连洗澡都没来得及便披上风衣,头上顶着黑色的毡帽,推开门回到办公的地方。

他走去地下室,那堆满了魔法书籍的地方,开始尝试寻找原因。目光从这本书移至另一本,他纤细的手指上沾满灰尘,昏暗的房间里,一盏破烂的油灯照亮了他并不高大的背影。
在哪里…在哪里…
见这些从古董店高价买来的书籍毫无作用,甚至找不到一丝和角相关讯息,他急躁地走去书架取出厚厚的一本书,上面写着,《黑魔法之说》。
他将其翻开,这本书躺在他家的书架多年,那里总会出现他想找到的东西,从未令他失望过。

“一旦说谎话就会长出猫耳?不是!”亚瑟尖声否认,旋即阅读起另一侧,“如果无法向自己心爱之人吐露心声。就会头顶长出…角!”他点点头,肯定道,“对,就是这个东西!”


传说,如果面对自己心爱之人却不敢吐露心声的话,在经过多年积累过后,这些未能说出口的话语便会幻化为一对角,长在人的头顶。
而唯一的解决方案便是将自己的爱意传达给心爱之人。


亚瑟把书举起来,把书放下。接着,他又重复了刚刚的动作。
他缓缓坐在椅子上,用手遮住眼睛,他真想嘶声力竭地大喊几声,但这不隔音地房间显然没有为他提供一个好的发泄场所。
于是,他就这样僵直地瘫在单人椅上,颓废地想到。真是奇怪,明明自己已经不喜欢他了(大概),却还是会长出这种东西来呢?明明已经没有感觉了,想起他时,心里依然有什么东西却还是存在着,不断敲击着我的心脏。咚、咚、咚的。

 

现在细来想想,他似乎除了和阿尔弗雷德亲个小嘴做个爱以外,就无事可做了。在会议上的小吵小闹也跟调情这种暧昧的东西没有任何关联。亚瑟的眼神变得黯淡无光,鼻子变得通红,嘴角的微笑似同嘲讽。

他从来没有如此可怜过自己。但也或许,他只是在逃避这个问题。因为阿尔弗雷德同他一样,从未把爱字挂嘴边。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吗?亚瑟不禁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也可能他只是喜欢自己的肉体也说不定。倘若自己这么冒然去告白的话,被拒绝就糟糕了……但如果不说出口的话,自己头顶这对角一定是个大麻烦。“啊啊!”亚瑟大声叫出来,眼泪挂在了他眼角。

只见他倏然站起身,用力把门推开,自暴自弃地心想。就这样吧。什么都不管不顾,或许会更好。

回到家中之后,他走进浴室洗了澡,花洒落下的温热的水令他感觉好了许多,亚瑟小心翼翼地用帕子将头发揉干,生怕一不注意就把角触碰到了。然后他一头栽进柔软床单中,将脸埋进枕头用力呼吸。
似乎为这接二连三所发生的事情困扰到,心感疲倦,躺在床上之后亚瑟感觉身体越加沉重,自己似乎在不断下坠,困意如同一根轻柔的羽毛,凑到他跟前不停抚摸他面颊,他缓慢地阖上眼,朦胧中看了眼身旁的时钟,上面的时间已经看不清了,但亚瑟总感觉有什么事情,他似乎没有做,和时间很有关联,并且他不得不去做。——算了,还是睡觉才是明智之举。这是亚瑟在陷入深沉的睡眠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他首先是感觉有人在轻轻刮他的鼻梁,令他产生了不适感。亚瑟皱皱眉,举起手朝身边胡乱拍了下,然后他似乎触碰到什么柔软的东西,艰难睁开眼后,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双湛蓝的眸。那双眼睛好像在微笑,眼角微微弯曲。接着,是一张好看的面孔。面颊的线条硬朗,还有那熟悉的一缕无视重力反翘的毛发。“阿尔弗雷德?”亚瑟惊讶地出声,意外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厉害,他慌忙从床上坐起来。

“哦,亚蒂你醒啦?早安。”阿尔弗雷德一只手撑在枕头里,侧躺在亚瑟身旁看着他,嘴角的笑意还未消散。亚瑟刻意不屑地哼了一声,心里却只希望他不会察觉自己脸上的红晕和说不出的惊讶。

他也是在这一刻才发现自己遗忘掉的,与时间有关联的东西:那就是,今天是和阿尔弗雷德约定好要与他见面的日子,然而他失约了。亚瑟有些内疚,但他随即又甩甩脑袋,打算重新打起精神。——谁会和这个笨蛋道歉啊。他想到。

 

似乎是注意到沉默地时间太久,他随口说了句,“你、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接着,他发觉阿尔弗雷德的目光其实并不在自己的脸上,更像是在头顶。他猛地想起自己头顶的大麻烦,伸手就打算把它挡住——“别遮啦,我都看完了。那是什么?新魔法吗!”阿尔弗雷德很好奇,还凑过去碰了下,亚瑟立马浑身犹如被电流刺激一般,浑身颤抖。“住、住手。”似乎连尾音都跟着抖了抖,面颊变得绯红。


简书点我

微博长条点我


“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头上的事情了吧?”

阿尔弗雷德说出这句话之前,他们刚从被窝里钻出来,阿尔弗拽着直喊腰疼的亚瑟去浴室洗澡,清理身子,又帮还在迷糊中的爱人吹了头发。

——和从前没有任何变化呢。

亚瑟在吹风机吹出来的暖风中这么想着。阿尔弗雷德的手很大,手指却意外地纤长,骨骼分明,很难想象是一个每天都在吃垃圾食品的人拥有的手。也正是这样一双漂亮的手不断揉搓着亚瑟晕乎乎的脑袋。亚瑟还天真地认为,这样就可以躲避开自己还没有解决好的事情。

然而现在,亚瑟拿着手中才咬了一小口的起司,看向一脸严肃的阿尔弗雷德,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苦恼地将吐司咬住,歪着头想到底该怎么说才好。于是,隔了好一阵,亚瑟终于在一边吃吐司,一边思索的过程里找到了答案。

他站起身,留下一头雾水的阿尔弗雷德,在房间里换好针织衫,然后向客厅走去,拿出了车钥匙,把门打开走了出去。“走吧。”亚瑟转过身,对阿尔弗雷德说道,只见阿尔弗点点头,跟着他一起出门。

 

亚瑟办公的地方离他家并不远,车程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到达目的地以后,他们随即走去了亚瑟的秘密书房。那里还是和亚瑟离开时一样,灯光晦暗,阴森而古老,无论是地面还是书架,抑或是桌面上都堆满了奇奇怪怪的书,阿尔弗雷德跟着他进去之后,环抱着自己发牢骚“亚瑟你的口味还真的恐怖啊。”亚瑟掏出火柴,将油灯点燃,转过身,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闭嘴,阿尔弗雷德。”

不过一会儿,他便从书架里翻出了厚重的《黑魔法之说》,然后将它艰难地放在书桌上,下面还垫着杂七杂八的东西,书页在他的指尖轻柔划过,他重新将那一页翻到,随后向阿尔弗雷德摆摆手,意示他过来。

 

紧接着,阿尔弗雷德便果真弯下腰,很认真地看起亚瑟指示的那一段,漂亮的蓝眼珠子从一行行字里搜索着重要的讯息。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微风将亚瑟书房那盏刚刚被点燃的油灯吹得摇曳不止,照亮阿尔弗雷德的侧面的部分光芒也时亮时暗。他专注时的模样让亚瑟心扑通扑通地跳。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确实很少见到那么认真的阿尔弗雷德,也真的像是弗朗西斯说的那样,认真起来的阿尔弗雷德,是个非常充满魅力的男人。想到这里,他真是感慨万千。因为自己的小男孩终于变成了大人。

 

“亚瑟?”看完过后,阿尔弗雷德转过脸,严肃地注视着他。

看着如此不同的阿尔弗雷德,亚瑟不禁也认真起来:“什么?”

“你,喜欢我吗?”阿尔弗雷德问。

“哈?”亚瑟不得不把自己从感叹中拽出来,好让自己好好地面对现实。他的面颊正在极度升温,表情也开始变得扭曲,他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怎么知道!”

一时间,沉默大肆绽放在书房里。

像是做下什么决定般,阿尔弗雷德忽然握紧拳头,逐渐逼近他。这窄小的空间内,亚瑟无处可逃,只是一味地向后退,直到最后,他终于撞上书架,被阿尔弗雷德彻底圈住了。此时的亚瑟正笼罩在巨大的阴影中,他听见阿尔弗雷德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我就会一直亲到你说为止。”

 

在各种意义上,阿尔弗雷德也确实是个说到做到的好男人,于是他便乘亚瑟还在惊慌中的时候吻住他,抬起手捏着他下颔,迫使他仰起头。亚瑟的睫毛振颤着,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窒息。这一吻,太过激烈而仓促,阿尔弗雷德甚至咬了一口他的下唇瓣,亚瑟无所适从,一股深深的恐惧在他的内心爆发出来,他朝阿尔弗的肚子挥了一拳,“你他妈闹够没有!”他一边用手抹去嘴角的唾液,一边喘着气。“如果,我说了喜欢你,你就会说喜欢我了吗!”

他太无助,就像受过伤的小动物一样,浑身颤抖,但眼神中的仇恨却不减半分。

“如果我的回答是,没错呢?”阿尔弗雷德站起身,脸上皆是掩盖不过去的失望。他转身,“我回美国去了。”说完,他便径直走到门前,推开门而去。

 

亚瑟在那里发愣,逐渐地恢复了意识后,他靠着书架缓缓蹲下,“混蛋。”他低声骂道,手指缝里净是泪水。

 

阿尔弗雷德其实并没有想这么做。

他只是很想知道自己在亚瑟心目中,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这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他漫步在街道上,他们起床时已是下午,现在的伦敦渐渐要被黑暗吞噬,街道上多数都是学生。真是扫兴极了,阿尔弗闷闷不乐地想到。明明是特地抽出时间来陪他,结果现在却搞得好像自己是罪人一样,如果早知道是这种结果还不如呆在家里玩游戏。这种讨厌的感情他也不想再去体验第二次,既难过,又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夹杂其中。喜欢这种话,一定非要说出来才能得到认可吗?谁会傻到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做爱?阿尔弗雷德越想越来气,一脚把跟前的可乐瓶踹远。明明自己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了,这个笨蛋……

 

他忽觉有点冷,打了个激灵,双手紧靠一起,像是捧着什么东西似的,挨到唇前,轻轻哈气。阿尔弗雷德硬是不想再去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私人秘书打了一通电话:

 

“我要回国,请给我定一张明早的机票。”

 

 

事实证明,飞机场里总是应有尽有,无论是书店、购买衣服的场所抑或是餐厅,都不在话下。但显然阿尔弗雷德对机场里面的东西并不在意,此时的他正在一家挨着飞机场所建的咖啡厅享用着他的早餐,三明治和咖啡。他迅速解决了那个味道古怪的三明治,然后细细抿着不断有白雾朝上空飘散的咖啡。

不知道亚瑟现在怎么样了……

他呆呆望着窗外,支撑着下颔,眼神略显惆怅。“咚咚。”他听见似乎有人敲响了他面前的开放式玻璃窗,然后,他与那双绿眸在空气中相遇了。

“唰”地一下,阿尔弗雷德猛地站起身,椅子重重摔在地板上,他的面颊霎时间变得绯红,“亚…亚瑟!”只见,亚瑟正隔着玻璃窗朝他腼腆的微笑,手里还抱着一束美丽的鲜花。明明才刚入秋,他的头顶便带着毡帽,看起来格外突兀,不过阿尔弗雷德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他的大脑没有再去思考的余地,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化作了小鸟,挣脱了他的胸腔,正在外面高声而响亮的鸣叫着。

 

不顾他人异样的目光,阿尔弗雷德近乎狼狈地喘着气跑到亚瑟的跟前,寒风刮过,但他始终觉得心里是暖呼呼的。

“鲜花与拥抱,你喜欢哪一个?”亚瑟将花束捧在他面前。

阿尔弗咧嘴一笑,把亚瑟揽在怀里,用力到仿佛要与他融为一体,贪婪地呼吸着只属于他的味道。鲜花掉在了街道上,落了一地的花瓣。

“当然是喜欢你了。”

 

“哦!真是好巧,我也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END.

 

 

感谢您的观看!如果您能喜欢上那真是太好啦。如果不介意的话能给一个小红心或者一双小蓝色吗?(wink.)

搭档的生贺拖了这么真是太果咩!!!!

最后,祝大家国庆快乐!:)

 


评论(6)
热度(92)
©執筆未遂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