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未遂

二十丽姝,
请来吻我。
衰草枯杨,
青春易过。

[TSN/ME.]无法标记.

CP:ME.ABO设定注意.

双向暗恋.

 

文/未来.

 

Eduardo是个Omega.

这件事情令几乎整个公司上下都震惊不已。作为一个英俊又富有才华的年轻人,这无疑是对他无论是事业、前途,还是个人而言,皆属于致命一击。这就像把锐利的刀,直捅进他的肋骨,穿过他脆弱的心脏。鲜血无声流淌,疼痛如潮流般席卷而来。

相反之。像Mark这样沉默却又会在一些令人疑惑的时刻爆发出来的闷骚,竟是个顶呱呱的Alpha.许多人在得知这一事后前来祝福他,真心为他感到无比欣慰。“还好你没有像Eduardo那样。”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说道。

Mark本人却并没有显得那么喜悦,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这会影响他继续打开电脑写代码吗?这会使他的工作不保吗?这会对他公司的名声有所影响吗?

不。都不会。

那不就得了。Mark淡漠地想到。至于Eduardo的事情,他感到惋惜不已,但他深刻明白,自己没办法帮到他。虽然只是现在。

 

 

——Eduardo已经有许多天没有再来公司了。

Mark的助手弓着腰,小声提醒在电脑前不眠不休工作几天的的Mark.那时的他依然还在忙碌着,身边净是空掉的咖啡罐,他似乎是在用尽全力摧残着自己的身体。听完,他正在电脑上噼里啪啦打个不停的手指瞬间停了下,他微微一愣,旋即继续写了下去。助手霎时露出了苦恼的神情,因为除了他之外,公司上下再无人知晓Eduardo现今的住址。然而看着自己上司这么冷漠,他无所适从。就在他打算离开时,——我待会儿就去找他。Mark这么说了。助手立即连声道谢,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办公室。

Mark被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手指叩击键盘的声音被无限放大,他望了下时间,17:40分,他心想到。如果现在去找Eduardo应该还有吃顿晚饭的时间。随后,他便停下了工作,站起身踏着拖鞋走去停车库看着车杀去了他挚友的家中。

 

好浓。

这是Mark用着Eduardo留给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门后,瞬间浮出脑际的第一个想法。

“Wardo?”Mark试探般地呼唤道,接着他慢慢踩着木板走进去,这股甜腻腻的芳香使他变得烦躁,他艰难吞咽,阵阵不安袭上心头,他用手紧张地扯了扯衣领——即便它根本就不存在。

他打开了Eduardo房间的门,霎时间,甜腻腻的糖果香充溢鼻尖,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

“Mark?”房间里漆黑一片,明明不过是下午六点钟左右,Eduardo却把窗帘拉上,灯关掉,任自己被黑暗淹没。尽管声音非常小,甚至里面还略带嘶哑,但他还是听见了Eduardo的呼唤,他伸出手准备开灯。

不要打开!Eduardo听到细微的响动,大声阻止他。Mark只好耸耸肩把手收了回去,借助着走廊上的灯光走到床边蹲下来,向哄小孩子般的询问道。你怎么了?Wardo?

 

——绝对不要靠近到了发情期的Omega,这对你和他都是最好的选择。除非……

医生在他临走之际告诉他的话忽然钻进他的脑海,毫无理由地。

 

Eduardo颤抖了一下,他慢慢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原本蜷曲在一起的身体舒展开来,分明是个二十出头的大男人如今却像个六七岁的小孩一般,棕褐色的眸中闪动着泪花,湿漉漉的额头把他的头发黏在了上面,Mark的心忽的被击中了。

“Mark,你能帮我把药拿来吗?拜托了。就在我衣柜下面那个抽屉里。”匆忙说完,他便又迅速撇过头拼命颤抖着。

 

Mark木讷地点点头,起身小跑着去拉开抽屉从里掏出了一盒药,但他表现得似乎比Eduardo还要紧张。汗水一点点浸透他的衬衣,使其黏稠地依附在上面,他不安地擦拭着额头渗出的汗珠,又举起拿着药的手,不断朝空中舞动,企图赶走那些烦人的香气。Eduardo微笑时,那漂亮的弧线霎时间占满他的脑际。生气时皱着眉,眼中的光芒凝住时的他,还是得到了他难得的赞扬,而表现得就像一个吃到了糖果的小孩般幸福的模样。

好想拥抱他。好想亲吻他。好想抚摸他的身体。——好想占有他。

 

——除非,你是想去标记他,让他成为你的所有物。

医生的嘱咐终于完整地出现。

但这怎么可以!

Mark强撑着意识将药放在了Eduardo的身边,摇晃他的身体,“Eduardo,快点吃掉吧。”然后,早点好起来。他衷心的祝福他。

Eduardo终于缓缓立起身,虽然还是在Mark的帮助下。他颤抖着接过Mark的水,三下五除二地吞下药片,又倒下去,大声地喘着气。

这好像自己本是坐在航船上,却被人狠狠从甲板丢下黑暗中的大海,我孤立无助,只能拼命挣扎。Eduardo苦笑着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Mark却如同是丧失了一切语言功能的木偶。对那双期待着被安抚的双眸对视,他只是,也只能不断地说,“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

Eduardo失落地眨了眨眼睛,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似乎毫不在意,他沉默地握住Mark摊开放在床单上的手,一股暖流缓缓输入他的血管。他感觉踏实了许多,同时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睡一觉一定就会好起来,就像曾经一样。接着,他在感知着Mark掌心传来的温柔的同时,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然而Mark却毫无睡意,尽可能睁大他的双眼,似乎是在黑暗中探索着什么。他深知,夜,才刚刚降临。一切,才刚刚开始。

 

 END.


非常喜欢这对cp...如果有欧欧西的地方很抱歉啦.希望大家吃的愉快!

想找到同好:-D

评论(18)
热度(75)
  1. ryeong执笔未遂 转载了此文字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