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想象是一件快乐的事,你想象一个东西,自己写很快乐,你给别人看也很快乐。”

[米英]Rain.[上]

*米英[纯良x不良]

*双人合作完成.

上篇:我.

下篇: @楠熊窝里都是南极熊 


文/未来


“我觉得我喜欢上那家伙了。”

亚瑟站在天台上,这么和马修说道。语气平淡,眼神里不见得有一丝波澜。

“谁?难道是先生你说的是……阿尔弗雷德?”相比平静地亚瑟而言,倒是马修反应很大。他已经惊讶地瞪大眼睛,倒抽一口冷气。


不可能的吧?

他很难相信自己身边这个人能轻易喜欢上别人,还是在对方是他的亲弟弟的情况之下。马修凝视着眼前这人,不算矮小的身板,校服的外套不知被他丢在何处,衬衣衣袖被他卷了起来。他被学校的人这么称呼——校园不良。


自阿尔弗从美国乘飞机抵达这里起,便开始在亚瑟的家中借宿同他生活在一起。在马修的印象中,他们在校园即便是撞见彼此,也算是几乎不说一句话,连眼神的交流也没有。若非阿尔弗会向他时不时提到亚瑟的事情,他甚至还会忘记阿尔弗住在他家。


他也清楚知道亚瑟和阿尔弗是怎样的关系。说得好听,叫做床上伴侣。说得通俗点……自行理解吧。


他的脑际忽然钻进了阿尔弗在提起亚瑟时,那与以往不同的神色与语调,还会附赠些奇怪的肢体语言。假如是阿尔弗此时告诉自己,他喜欢上亚瑟,马修倒能够理解。这家伙从小时起便一直是亚瑟的头号粉丝,亚瑟走哪去,他也非得跟着去。直到他们父母离异,亚瑟离家出走前,也算是折腾够了。后来,阿尔弗荒废了几年的学业,颓废地蜗居家中许久,在意外得知亚瑟自己独自生活于英国,便总算醒悟了点什么,知道自己还有方向,还有该去做的事,便忍下心丢弃对亲人再度团聚的执念,刻苦读书,凭着自己本身赶去英国找他。


这是思恋的代价,也是他独自漂流在海上唯一的指明灯。


亚瑟望着一声不吭地马修,他能够理解他的诧异与困惑。这该死的沉默就像一块牛皮糖,扔不掉踹不走,紧紧黏在两人的喉咙里。

星星点点的回忆便如同沉淀在海里的尘埃,随着忽然掀起的波浪一并重新浮出海面发出腐烂的气味。


——他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那时的他身处阴暗巷子的角落,恰好借了别人的打火机点燃烟蒂,微弱光火照亮他的脸。高挺的鼻,振颤的睫毛。那里黑暗潮湿,落下的雨水在污水沟里溅起的水花在他身边如同一朵一朵绽放又枯萎的玫瑰。


他沉默地将雾吸进肺腑再吐出。“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他那双执拗的绿眼睛盯着冒然闯进的少年。他戴着帽子,压得很低,几乎不见他的长相。他穿着棒球衫下面套着一条深蓝仔裤。亚瑟见着他,只觉心头有东西在不断膨胀,好像随时会撑破勒住心脏的肋骨。


他们的相遇正如一场悲哀的葬礼。


雨落个不停,被伤害者惨叫个不停,沾湿亚瑟柔软的金发,紧贴在额头上。少年回答说。我只是来找个人的。他叫亚瑟。柯克兰。


是我。他惊讶地眨眨眼,心想这家伙连自己都不认识是有多大的勇气才来这里的。


我是你弟弟,阿尔弗雷德.琼斯。他摘下帽子,露出一双蓝眼睛,露出笑靥。我记得他应该提醒过你我会来。


亚瑟猛地站起身。砰砰砰。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子弹击中,剧烈疼痛,还有温乎乎的鲜血。他终于等到了。他想。等到那个小小的、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在岁月的磨炼里,长大了。来见他了。


他将阿尔弗带回家,一打开门阿尔弗便听见有鸟兽特有的叫声。


一只鹦鹉。它的毛发富有光泽,脚边的绿色盒子中装着水和食物。他悄悄微笑了下,看着走在自己跟前的人,感觉亚瑟还是与小时一样,喜爱动物,脾气古怪实则温和善良。


然而关键时刻总是好事多磨,障碍出现,阻遏了水流。阿尔弗与亚瑟的感情早已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隔膜,他们无话可说,时常吵架。


他们第一次做爱,是在一场过分激烈却毫无意义的争执过后。那时已至梅雨季,天穹像是漏水的水龙头,雨水连绵不断,温度骤降,许多人都已经重新穿上了厚重的外衣。


半夜,亚瑟忽然决定出门散步,阿尔弗赶忙跑进房间拿了件外套给他,叫他披上。亚瑟却丝毫不领情,他看也不看一眼,把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手揣进兜里大步朝玄关走去。


不用你管。


他说道。


阿尔弗冲过去拽住亚瑟的后衣领将他重重摔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声响,随后他坐在了亚瑟身上大声咆哮,那你就别出去了!亚瑟震惊之余,朝着阿尔弗的胸膛迅速、果断地一拳砸去,阿尔弗摇晃几下向后倾,他又“唰”地一跃而起对准阿尔弗就是一脚,阿尔弗的身体砸向地面,只觉一阵眩晕。


“你他妈少啰嗦!”亚瑟压在阿尔弗身上赏了他的脸颊一拳。眼镜砸飞,如同掷出的铅球般划出一条抛物线,掉落在鞋柜的附近。


他们僵持许久。亚瑟凝视着阿尔弗的眼睛,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下,他赶紧拭去,叹口气决定起身,却怎料被阿尔弗伸手抓住衣领又被拉了回去。他们开始激烈亲吻,舌与舌地触碰,轻而小心地啃咬。黏腻水声蒸发在空气中。亚瑟闭上眼睛。

一来二去,还是决定有什么事,去床上说吧。


两人的感情开始直线上升,但亚瑟心头却没了底。他想。倘若再这样下去,还得了?一旦他们这样亲密的关系被人发现,他们会被说成什么?往下的日子里,阿尔弗该如何去度过?亚瑟开始抽更多的烟,喝更多的酒,一到了晚上便和阿尔弗在床单里翻滚。他选择了逃避,他拒绝去面对现实。


也决定将自己内心这份感情,腐烂在这令人悲伤的七月。


然而这一切,却被阿尔弗的一个举动改变了。


TBC.


下章请见楠熊LOFTER. @楠熊窝里都是南极熊 


PS:画风突变注意.楠熊,可怕!!!

评论(1)
热度(57)
  1. 月雪樱兰執筆未遂 转载了此文字
©執筆未遂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