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未遂

二十丽姝,
请来吻我。
衰草枯杨,
青春易过。

[米英]Bewitch

*总裁米x杀手英. 

*ABO设定.

*中长注意.一更一肉注意.

*前文点我⁄(⁄ ⁄•⁄ω⁄•⁄ ⁄)⁄


 

02.  

一位来自梦境中的少年给亚瑟打了一通电话,希望能见他。

亚瑟很清楚这并非现实,因为那个少年已经死去,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梦里,他穿着那个少年为自己定制的西装,站在路灯旁,四周如同丝绸般轻盈的白雾将他萦绕,他茫然四顾,毫无所获。

忽然间他发现,在数步开外,竟有光亮闪烁。他定晴一看,那是一个人的轮廓。伴随着那身影的靠近,他的心脏砰砰直跳,嘴唇微微颤抖,一丝颤音从齿缝漏出,

“——哥哥!”

瞳孔急速收缩,他呼唤来者。

 

只见,身影拨开轻烟,大步向他走来,似火的发在亚瑟的眼眸中燃烧,同样是西装革履,那人带着淡淡笑意,靠近他。

亚瑟终于看清以后,却像是经不住打击般跪在地板上呜咽起来。因为他看见了.....

——哦,他看见了什么!

那人的背后细小的藤蔓攀扶着他的身体蜿蜒而上,散发着淡淡香味的鲜花点缀其中,他的头顶也是如此。美丽的鲜花从发丝间冒出,绿叶漫无目的延伸着。

 

“你说,亚瑟.柯克兰.我现在——

“像个怪物吗?”

 

 

噩梦中惊醒,亚瑟睁开双眼,汗珠顺着额头滑落,他惊慌失措的喘着气,随后匆匆下床,赤脚走在地板上,目光落在了写字台前方墙壁上贴着的日历。

5月12日。

亚瑟的眼睛中水光潋滟,忍不住长长吁了口气。又到了那个日子吗,他想,转眼过了几年之久,却好像发生在昨日一样。

 

他披着睡衣走出房间,打开冰箱又关上,他发现自己没有哪怕一丁点的食欲,即便是看见了最喜欢的草莓蛋糕,或者是最近才拿来填充冰箱的啤酒。他疲倦地伸了个懒腰,却因从腰间传来疼痛而彻底睡意全无,极为心酸地揉了揉。

亚瑟看了眼被挂在门后衣架上的崭新西装,他便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有事情没有完成,又立即走进浴室,打开了水龙头,热水汩汩流出,整个房间内顿时氤氲着水汽。他闭上眼,睫毛微微振颤着。

 

 

 

 

“......我说亚蒂。”阿尔弗雷德看着身旁一直沉默寡言的亚瑟,忍不住发起牢骚,“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只见亚瑟抿着唇,脸颊微微泛红,手握成拳。即便走在平坦的大路上,也依然时不时打一个趔趄。

——他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这时,阿尔弗雷德敏锐地捕捉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Omega发情时特有的甜蜜芳香。如同蜂蜜,如同甜食,又似一把羽毛做的刷子,轻轻撩拨阿尔弗雷德的内心。他的心猛然沉了下去,面露难堪之色,侧过身抓住亚瑟的肩膀逼近他,

 

“亚瑟,
“你是不是最近感觉没有胃口,或者是感觉心情时不时非常糟糕?”

 

亚瑟的视线“唰”的一下移开,“怎么会呢,应该不会啊...”他一边嘟囔,一边摇着头,对自己身体的不适渐渐有个答案。

——发情期提前了。

汗珠顺着动作从脸颊滑落。阿尔弗雷德突然将脸凑近,扑面而来的强烈荷尔蒙使亚瑟浑身一颤,他慌张地后退,神经紧绷,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突然暴露在空气之中的信息素使他们周边的其他Alpha如猎犬寻找猎物般的仰起头嗅着,试图找到那个可怜的Omega.

 

忽然间,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揽过他,将他抱紧。亚瑟的脸埋进阿尔弗雷德的胸膛,一片漆黑之中,那挠人的荷尔蒙正一点一点侵蚀着亚瑟的肌肤,渐渐渗进血液,他的心跳加速。

“嘿听着,亚瑟。闭上眼睛,别害怕。本英雄会帮你的。”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双温热且宽大的手牢牢牵住,令如水汽般冒出的焦虑悄无声息地遁走,他安心地徐徐阖上眼。

 

亚瑟用力地深呼吸,淡淡的海腥味在鼻尖萦绕,仿佛被人推下海中,海水如同一双双手将他拉入深渊。

那阿尔弗雷德的气息。

 

我的。

那是我的Alpha.

 

 

不要污我们要优♂雅

 

 

 

TBC.

评论(3)
热度(95)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