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得长圆如此夜,人情未必看承别。 ”

[米英]小秘密

*cp:米英 法加 露中(出现时会在标题注释——) 

*娱乐圈PARO 详细设定见正文

*前文点我⁄(⁄ ⁄•⁄ω⁄•⁄ ⁄)⁄

 

03

 

   另一边,时间回到事发前。

   背对公路,径直走向酒吧入口的亚瑟.柯克兰推开大门,专车司机的呼唤声被他彻底抛诸脑后......

   正午的阳光灼热耀眼,令人眩晕——正在这强烈阳光的照射下,专车司机手中一副精致的太阳墨镜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走进酒吧合上大门,亚瑟开始迫不及待地巡视四周:酒吧布局简单,格调却意外优雅,大门被设立在了墙壁的最左侧角落,对面便是一张宽敞的大理石桌。桌子下安放整齐的椅子上人头攒动。与吧台仅有一墙之隔的,是有着刺眼灯光,散布在平台各个角落的不同种类的乐器的巨大舞台。台上的歌手已经在鞠躬谢幕,坐在台下木桌上的观众们的掌声不绝于耳。梳着马尾,戴着墨镜的DJ播放的音乐使在场的所有人情绪高涨,有人离开桌位,站起身高声歌唱,更有甚者突然挤进舞池中与陌生人共舞一支,随后又笑嘻嘻地转弯倚靠在吧台桌前,对服务员高呼“再来一瓶。”

 

   亚瑟被眼前的景象深深迷住,很快融入了这个异常活跃的氛围。他盯住一张位于吧台中央的板凳坐下,兴致盎然地朝调酒师要了杯威士忌,痛痛快快地喝起来。

   酒水清清凉凉地滑进喉咙,一阵灼热感转瞬即逝,又顺着食道“咕咚”一声掉进胃里。

 

   ——正在这时。一个大概正值青春期、身着校服的妙龄少女站在了亚瑟背后,犹疑片刻,神情凝重地探出手,拍了拍亚瑟的肩。

 

   “?”亚瑟扭过头。

   “你....不,请、请问你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吗?”

   女孩绯红的脸颊倒映在他的眼底,“不。”他想都没想,便如此答道。

 

   听完亚瑟的回复,她却涨红着脸,掏出放在包里的手机。幽暗胜似黄昏的酒吧一角,被照亮了。

   “——不、不会有错的!您一定就是英先生!”少女不经意间提高了嗓门,惹得周围路过的人频频朝他们望去。

 

   她此时所叫的,是那些属于亚瑟个人的可爱小粉丝送给他的“特别称呼”没有错。这名字的来历,可能是因为他来自遥远的英国,并且本人也非常富有“本国特色”这一点。当然也有别的说法。

   总而言之。无论亚瑟怎么睁大眼睛干瞪着那发出刺眼强光的屏幕,也依然不能改变上面显示出的,就是自己的照片这一点。——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身着华丽精致的西装,身体微微倾斜,靠在左手肘边的拐杖上,右手拿着黑色毡帽,背景则是一扇古老的木门,周围被鲜花与绿草包围。

 

   ——讷讷,你看这人是不是长得很像最近刚出道便火了半边天的亚瑟.柯克兰?

   什么啊,明明就是本人好吗!

   喂,听吧台那边的人说好像有个大明星在那里,怎么样?顺便去 要一张签名,还能赚点钱!

   好啊,快快,现在就去!

 

   议论声在沉闷空气中爆发出来,越来越多的人朝亚瑟身边涌来,渐渐遮盖住他的视线,黑暗一时间铺天盖地。亚瑟惊慌失措地四望,两手紧紧抓着衣摆,汗水渐渐浸透衬衣,紧紧依附在他的后背上。

   这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那人把亚瑟整个人都藏匿于身后,双手张开替他抵住不停向前挤来的人流。

 

   “你真是无可救药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此时亚瑟水光潋滟的眼睛里噙满泪水,他低下头紧紧咬住苍白的唇瓣一声不吭。紧接着,他的手被阿尔弗雷德牵起来,头顶被扣上帽子。——“快跑起来!!”

   他听见阿尔弗这么说道。

 

   阿尔弗雷德粗暴地用身体挤出一条通道让亚瑟能够较为轻松地通过,接着两人便飞奔在通往后门的走廊上,风如凌冽的玻璃划过亚瑟的脸颊,心脏仿佛便在耳边跳动——简直就好像要失去了控制。

要从后门出入,首先还要穿过储存室,然而就在阿尔弗雷德抓住把手准备进去时,才发现门似乎被人锁上了。

   “该死!”阿尔弗雷德把拳头重重砸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

 

   “亚蒂,等一会儿你就站在我后边,我会想办法把他们都拖出,你就乘乱赶紧跑出去找弗朗!”

   望着阿尔弗的侧脸,亚瑟突然感觉自己的胸腹中撕裂了什么,扬起了一缕缕他仰起头看向不停来回走动的阿尔弗雷德——“这样真的好吗?”

   “你在说什么?”阿尔弗雷德驻步,转过头看向亚瑟。

   “我们两个人,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嘎吱——”就在两人双双陷入沉默时,原本“被锁上”的门不知是为什么而被推开了。

   “为什么?”亚瑟不解地喃喃自语,阿尔弗雷德则猛地拉起亚瑟朝里跑去。

 

   穿过储逼仄的房间,他们气喘吁吁地站在一扇门前,阿尔弗雷忽然握紧亚瑟的手,拉着他走出门——

 

   “——亚蒂.....”阿尔弗雷德穿着粗气,把亚瑟推到铁门旁的空隙,令他无处可逃。昏黄的路灯下,阿尔弗雷德脸颊的鸿运清晰可见,凌乱的呼吸中充斥着淡淡的酒气。

 

   ——亚瑟也不是很懂。当阿尔弗雷德的嘴巴向自己靠近时,这份苦涩与甜蜜所缠绕在一起的感情到底是什么。这就犹如在自己看不见的背后撑开的一张网,它们融合在一起,交织在一起,盘踞在他心中。

 

   在漫长的几分钟里,只剩下了交换唾液时水渍声,重重的呼吸声,和亚瑟微眯的眼睑下的一片微光。

 

   “我.....”阿尔弗雷德离开那柔软的唇,紧抓亚瑟双肩的手渐渐放松,微张的嘴巴仿佛要说些什么,却难以开口。手停在了半空,目光闪动,有些不错所措地看着对方。

   亚瑟低着头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阿尔弗——”马修的身影出现在巷子口。

   “啊、啊!”阿尔弗雷德恍然大般地应了一声,转过身朝马修挥了挥手,旋即,他的手臂便停在胸前,挠了挠脸颊。开口说话时,以往欢快的语气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少见的青涩与腼腆。

 

   “总、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他说,

   “你说呢?亚蒂——”

 

   当阿尔弗雷德彻底把头转回去时,才发现亚瑟已经不知在何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一时间,原本二人之间对话变成了阿尔弗雷德一个人的喃喃自语。

 

   他惆怅地盯着角落,原本存在于那蓝色的眼睛里的光芒,凝住了。

 

 

TBC.

 

 

如有BUG有劳告知!

近日将停止更新注意 恐怕恢复周更要在3月末—— 但到时候会将点文、小秘密04、05一并发出

取关请随意 无缘人再见w

 

 

 

 

 

 

 

 

 

 

 

评论(4)
热度(26)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