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未遂

二十丽姝,
请来吻我。
衰草枯杨,
青春易过。

[米英]21GUNS

  *cp:米(陆军)x英(陆军) 非国设注意

*二战设定(*1944年的诺曼底登陆)

*有借鉴成分:《拯救大兵瑞恩》

*人物捏造有 含大量血腥场面 不适者请注意




0.


我紧紧握住手里的项链,同时在心里不断为他、为我祈祷着。

——可这项链的原主人,已经先我一步来到了诺曼底。




01.

我坐在军舰的最后方,身旁是和我并排坐的三位战友。

若是越过前面黑压压的绿色头盔,那么位于我们军船前方的,是彷如皑皑白雾的硝烟和不停席卷着海浪朝我们打来的一望无际的大海。

——大海。



我使劲深吸一口流动着的浑浊空气,里面似乎还混夹着前面伙计悄悄吃的巧克力的味道,以及海水特有的腥味,还有一些呕吐物散发出的恶臭。即便如此,我还是依旧祈祷这样做能让我这晕沉沉的不灵光的脑袋好受一些。



“——呕。”我默默在胸口比划了十字。这熟悉的声音,准又是哪个倒霉蛋招架不住来自英吉利海峡对我们美军的热情迎接,开始忍受不了地发作了。

“哦,天。”坐在他旁边的士兵来不及说些什么,一声抱怨落下过后也跟着他呕吐起来。他们溅在地下的呕吐物里还残留着同我一起吃过的早餐,那是类似于稀饭或者粥一样粘稠的东西。其实留意过后,会发现里面交杂着更多的却是白水。


“嘿....”我的肩膀似乎被人拍了一下,“我说你,伙计,阿尔弗雷德。麻烦把头转过来一下。我问你,你为什么不晕船?”

我紧张地把头转过去,发觉喊自己名字的,是和自己同一阵营的米歇尔。他湛蓝色的眸子里不断闪烁着惊慌,金黄色的短发已经被他揉得像鸟窝。我猜他一定是害怕极了,所以才会不停地向周遭的人说着话。真是个可怜的家伙儿。正当我犹豫是否要向他回话时,带头驾驶航船的人的声音从另一艘军船传来——



 “还有30秒就开始登陆,请快做好准备!都别挤在跳板上!May god be with you!(上帝与你们同在!)”

听到命令之后,大家立马握紧手中的枪支,屏住呼吸贴紧船身半蹲下。



此时各个战舰上乘坐的中尉发号的施令,都由于距离的缩短清晰地传达在了我的耳中——

“左舰右舰听令,迅速攻占炮台。

“大家尽量分散,五个人很容易成为目标,一个人则能躲开。

“别让沙子堵塞枪口,小心行事。




最后,半蹲在我们正前方的中尉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作了简单明了的结束语:

——我们海滩上见。” 




 伴随着前面的跳板已经缓缓落下时发出的声音,士兵们迅速从刚开始的半蹲变为了站立的姿势,我也赶紧跟着一起站了起来。呼吸声变得越加沉重,我感到自己握枪的两只手颤抖个不停,但无论如何我也没法让它停下来。我焦急地皱着眉头,这对我来说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冷静点,阿尔弗雷德。”站在我身旁的米歇尔又开始唠叨了“哦…新兵就是这样。你也如此啊。”

这一次我选择了沉默。



按照作战计划来说,站在最前方士兵早已蓄势待发,在跳板落下前一刻便准备离开跳板,然后与敌人开始厮杀。

好吧,都说了,这是按照计划来说而已。


“砰砰砰砰——”

子弹从枪口射击出的声响犹如毒蛇准备进攻时暗暗发出的警告,正在这最为关键的一刻,敌人对我们发出猛烈的攻击!

枪击声接连不断,军舰的前面开始有些骚动。我留意到,现在每个人的脸上写满了慌张和不安。或许,就算他们做出了最坏的打算,可当最糟糕的可能性砸在我们头上时,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我看来,这或许是最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又是意料之中的结局:不知从何而来的子弹穿过士兵的头盔、保护衣,一颗一颗疯狂地钻进士兵的脑袋里、胸腔里,只在其表面留下了空荡荡的黑色圆洞。赶在了鲜血喷涌而出之前,战士们便倒在了船上,壮烈牺牲了。



——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一幅又一副躯体,一个接着一个的士兵陆续倒在了我们的面前。这糟糕的境况令我原本昏沉沉的大脑更加难以接受。

前面的头盔正在迅速减少:这些头盔的主人,不是当了侥幸逃脱敌人攻击的幸运儿,便是成为为我脚下源源不断的鲜血的提供者。




我飞快的意识到,就在不久之后立马就会轮到我了。眼下,这该死的命运只给了可供我选择的我两个答案,它们过于直率清晰,近乎残酷,我几乎已经能够听到上帝在我的耳边窃窃私语。他的声音令我胆颤惊心:

“选择吧,阿尔弗雷德。——是生存?还是死亡?”




我的大脑已经凝滞了,但我的身体却在一刻不停地为此刻做着强烈的抗拒。我抬眼看到前面惊慌失措的战友,又望了望浸泡在海水里的船身,我赶紧大呼:“快跳进海水里!”站在跟前的战友才恍然大悟一般,跟着我从甲板上一起猛地跳起来,一鼓作气朝水里扎去。




就在即将下水的瞬间,我眼角的余光隐约看见原先站在我旁边的战友似乎不幸中弹。但现在已经顾不了这么多,在这水底下,谁也看不见谁。

下水后海水顿时扑面而来,窜进鼻里,涌进眼里。火辣辣的刺痛成为了我游向水面的唯一动力。

我鼓足了劲用脚拼命蹬着,拿出了吃奶的力气不停用手将水刨开,以便于水给我一个迅速向前的力。在不停地反复做着这些动作之后,终于在脚下可以触碰到砂砾时,我浮出了水面。




 

然而,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具具海面上由于海浪而不断晃动的战友遗体。这些遗体,有的已经残缺不全,有的则死无全尸。他们的鲜血已经染红一大片海域。

死者已逝,生者犹在。我只能狠下心将他们的遗体推开,毅然踏在砂砾上艰难前行。



看到此情此景,我才顿时有所醒悟——原来上帝给我的,并非是一道可供我决定的单选题,

而是两个完全相同的、毫无意义的答案——




倘若你站在那里原地不动,束手无策,等待你的就是地平线下的万丈深渊。

然而当你决定去开始行动,奋然反击,等待你的就是惨烈悲壮的人间地狱。




深渊。地狱。哪个更令我绝望?我无法得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因为在此时,我感觉它们都是一样的:都是那么令人心痛而无比绝望。






TBC.



 哇,真的好激动!为了这篇文章差不多准备了一个星期啊!所以无论如何都会坚持写下去!或许长篇,但说不定。

第一次描写这种过多的血腥场面,不敢说喜欢,但是自我感觉非常新颖!想借此挑战一下。顺便在写的时候也不停在脑子里回想那些可怖场景,这可真是一种很不错的享受啊(。


虽然自身能力有限,但还是提醒一下,从03开始,血腥场面会跟着越来越多,而且描写得会非常直接。所以若在中途感到不适请退出哦!
评论(6)
热度(30)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