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得长圆如此夜,人情未必看承别。 ”

[米英]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黑桃设定 私设多到数不清

*前文点我⁄(⁄ ⁄•⁄ω⁄•⁄ ⁄)⁄

*加下引号的文字请注意


   ********************

 

再见忧愁

你好忧愁

你镌刻在天花板的缝隙

你镌刻在我爱人的眼底

......

沮丧的面孔

忧愁妩媚的容貌①

10.

 

     “亚蒂——!!”

     阿尔弗雷德高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这个办法就是找到亚瑟.柯克兰心爱之人。并且那个人也必须同样也深深爱着他。”

     阿尔脑海里一面回荡着王耀说的话,一面轻轻推开了亚瑟家门前低矮的木栅门。

 

     ——“这么说来,阿尔。亚瑟忘记你是有原因的。”

     阿尔弗雷德心跳得很快,几乎与此时朝花园跑去的速度不相上下。然而在他刚打开门的一瞬间,微笑却凝固了。

 

     ——“一定某人,不,是某个‘东西’刻意让他忘记了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阿尔弗雷德。亚瑟是喜欢你的。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只是那个奸诈的家伙,让他忘记了吧。”

     被推翻在地的桌子和木椅。不断延伸的红色液体。被践踏的花圃。散落在地的花瓣。支离破碎的茶杯。

     ——还有背对自己横躺在地上的人。

     “亚蒂......”

     阿尔弗雷德感到一阵眩晕,止不住颤抖起来。

 

     “你......你要认为那是你的‘亚蒂’就快去抱住他吧。”

       这时,阿尔的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他一脸惊喜地转过头,朝声源望去。

        只见亚瑟金色的短发上缠绕着些白色绷带,一瘸一拐地向他走来。

     “所以说.....你真的认为我有这么弱吗!话说回去,他们的揍人的技术真烂,居然打偏了。”

     “亚蒂.....你没事吧?!”阿尔弗雷德吃惊地问道,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的承受力可真是强悍。

     “是.....是啊。”亚瑟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红着脸把头撇向另一边,“只是....抱歉。突然这么走掉,让你担心了——当然这句话我,我只说这一次啊!”

       ——这不就好了吗?阿尔弗雷德走上前,心疼地探出手摸了摸亚瑟缠着绷带的头,“还疼吗?要是hero再早一点来就好了。”

 

     “......但是阿尔弗雷德。我想,和你说一件事。”亚瑟说话时,依旧没有看向阿尔弗雷德眼睛。

     “或许这很难接受。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的日记本.....”亚瑟的表情难堪起来,但早在之前下定决心把这件事告诉阿尔弗雷德,到了现在更不应该放弃不是吗。

“我的日记本没有了。一点儿都不剩的消失了。”他顿了顿,旋即说了下去,“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们就是冲着那个来找我的——在厮打中他们抢走了它,用魔法将它烧掉了。”

 

       亚瑟握住阿尔弗雷德的手,眼睛里没有了一丝波澜——

     “抱歉,阿尔。本来我想等自己平息过后就来找你的,然后重新开始。重新开始学习魔法,重新开始努力地生活,努力地活下去......”

      亚瑟说着说着便停了下来——就在这之前,他还安静地坐在木椅上沐浴阳光,阖上双眼幻想他与阿尔弗雷德以后的生活。

     想象着等他被阿尔弗雷德带去皇宫以后,每天清晨对阿尔弗雷德说着早安,晚上时便送给阿尔弗雷德一个晚安吻,替他在办公时倒上一杯精心搭配好的咖啡——啊,咖啡不能太苦,因为日记上说阿尔弗雷德不喜欢苦苦的东西,所以会放两颗白糖。还要把它轻轻吹一下,因为日记上说阿尔弗雷德不喜欢太烫的东西,所以得等它变温之后再替他送过去。

     每天每天都和阿尔弗雷德腻在一起,一起度过每一个虽然不同,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一天........

     ——这样的生活,过着也真是不错啊。

 

     “等再过两分钟,那么距离现在到第二天还剩下17个小时。阿尔,抱歉.....我想你还是离开吧。我不想耽误你......我只想看着你每天都能像日记中说的,每天——每天都能那么开心地笑着。”亚瑟哽咽了。他用手捂住脸开始低声啜泣起来,“每天,每天.....”

     “哦...我的甜心,不要再哭了。”阿尔弗雷德温柔地把这个始终爱哭泣的男孩拥在怀中,垂下头吻了吻他湿湿的睫毛,“但是英雄想和你度过这最后的时光。就在这里。”

 

       阿尔弗雷德放开了亚瑟,走到一片狼藉的花园中,把倒下的木椅扶正后让亚瑟坐在那里,并叫他不要偷偷走掉,随后自己便转身走进屋内。亚瑟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地面上碎掉的茶具,沉默良久后,轻声叹口气蹲下身,把那些碎片全都放在桌子上,用魔法将它们回到原本的模样。

      ——这个举动,就像当年......

 

     就像当年?什么年代?什么时候?

     是和自己做了同样的事情?

     亚瑟惊讶地睁大眼睛,很难相信自己竟然能用“就像当年”这样的感叹。

 

     “嘿,亚蒂!你还在想什么?”

     出神的亚瑟回过头看,没想到却迎面扑来了阵阵属于食物的香味。他吞了口唾沫,目光“刷”的一下落在了阿尔弗雷德手中的盘子里。里面被放了几片三明治,三明治里似乎还夹着鸡蛋、火腿。

 

     “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还会做点点心什么的。”

      这下把阿尔弗雷德弄得不知所措。

      ——真不知道对方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讽刺自己。好在阿尔弗雷德并不是那么计较细节的人,他笑嘻嘻地抓住亚瑟的肩膀,让他重新坐下。又不知去哪儿找来了另外一个木椅,在亚瑟的对面入座。

 

     抛开争斗时被踩踏得乱七八糟的花圃不说。

     头顶的栀子树上飘来的花香,清新而甜美。忽远忽近的鸟啼声,清脆明亮。温暖的阳光从天空洒下被树叶的枝桠撕裂,残缺的阳光落在圆桌上,茶杯里,木椅上,温馨且美好。

    ——看起来,就好似两个人在秘密地点举行的一场小小的下午茶会。

 

     “你说是谁把他们喊来的?”亚瑟重新往茶杯中倒满茶,端在手心,细细啜饮起来。

     阿尔弗雷德则抓起盘子中的三明治“啊呜”就是一口咬了下,仔细思忖过后说道:

     “哈哈哈,我想应该是米尔寇吧。那家伙老早就想把自己的亲生妹妹嫁给我,然后自己在我身边替我做事。结恐怕是没想到亚蒂你的出现,这让他精心准备好的计划泡汤了。”

 

     “——果然是那家伙啊。”

     “是啊。”

     “不过,现在管他的呢。”

 

     “我想或许有一天我能碰巧恢复的记忆的话,我就回来找你。在之前我会回到我哥哥他们身边去。”

     “恩,那说好了哟。你们家的风波也应该早就停息了吧。”

     “日记上说,当时是又够呛的呢。害得家也不能回去。”

     便在这时,两人陷入了沉默,相互对视一阵,笑了起来。

 

     “亚蒂,或许你已经忘记了。”阿尔弗雷德将手撑在桌子上托腮帮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亚瑟。

     “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

     “其实当年我们相遇,并非偶然哦。

     “而是因为那的我正在选择未来的皇后,为此前来科克兰家族看望,你。结果竟然在无意间,在回去的路上碰见你了。不过那个时候的你,可真是可爱得没话说哈哈哈。再后来,在回去的路上我就在想,我的皇后,一定,一定就是你了。”

     “......”

     “最后我想对你说,我爱你。亚蒂。”

 

      一阵微风袭来,轻轻撩起亚瑟金色的短发。而亚瑟仅仅只是歪过脑袋,轻轻地靠在木椅上。

      ——不知在什么时候亚瑟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抱歉,亚蒂。”阿尔弗雷德走到亚瑟的身旁,忧愁地凝视着自己熟睡中的爱人,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这绝不会是我们的最后。”

 

       ......

 

 

①:诗摘自法国著名诗人保尔.艾吕雅(《直接的生活》)


TBC.


距离完结还有一章_(:зゝ∠)_


评论
热度(25)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