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想象是一件快乐的事,你想象一个东西,自己写很快乐,你给别人看也很快乐。”

[米英]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黑桃设定 私设多到数不清

*前文点我⁄(⁄ ⁄•⁄ω⁄•⁄ ⁄)⁄

*本篇并非正文 幼米幼英出没注意

*加下引号的文字请注意


插叙



 

     “哟,亚瑟!”

      亚瑟放下手中的书回过头,看向同自己打招呼,抱着一堆干柴刚回到家中的史密斯先生。

     “早安,史密斯先生。”亚瑟礼貌地同史密斯先生道安。

 

      就在昨天,亚瑟过完了自己漫长人生中第七个生日。尽管没有父母与兄长的陪伴,但亚瑟还是努力在史密斯夫妇特地为自己举办的生日宴会上看起来开心一点。总体来说,有人为自己过生也是件不错的事。

     兴高采烈地亚瑟此时还未脱去昨日的小礼服——淡紫色的风衣里面搭配着一件雪白的衬衣,在衬衣上还被系上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衬得亚瑟的肌肤更加雪白,两片薄薄的唇瓣微微张开,好似一朵来自开满鲜花的山丘上的一朵雪白的山茶,充满着诱惑力与活力。

 

     “怎么样?住在这里还习惯吧?”出了趟远门的史密斯先生似乎是累了,将手中的柴火连同毡帽一并放在了桌上,对亚瑟微笑了一下。

       亚瑟知道,在不久的几分钟后,他便又会因为这个随意的行为,被自己刚擦完桌子的妻子数落一番——

      “谢谢关心。一切都还好。”
      “嘿。亚瑟,你可别向我们客气什么。你哥哥当时来的时候就向我们千叮咛万嘱咐,别把你给怠慢了......”

      “抱歉。哥哥?史密斯先生,您是否是搞错了呢?——是不是母亲?”
      “不会!怎么会记错呢!你哥哥他啊,疼爱你得很呢!要不是家里突然出了那种事......”

      “——史密斯!你当着孩子说这些是想干什么!来,乖亚瑟,你快帮我把这堆书放进莉莉安的房间里。”

      史密斯夫人怒气冲冲地对着自己丈夫秀了秀自己的拳头,随后又喜笑颜开地把两本书放在亚瑟摊开的手心中,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前史密斯夫人提到的莉莉安,是史密斯夫妇爱的结晶。同时也是亚瑟唯一的玩伴......不过也有可能连玩伴也算不上。

      今年的亚瑟七岁,而莉莉安在三个星期以后便到了情窦初开的16岁。寂寞时的谈话对象?这应该算吧。

      或许是亚瑟待人礼貌得过头的缘故,导致他一直没有可以一起玩耍谈笑的朋友。他总会给街边的小孩子一种冷漠的感觉。记得亚瑟初来驾到时,还会有几人愿意鼓起勇气与亚瑟交谈。但亚瑟的语气冷淡,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久而久之,便没有人愿意与他做朋友了。

      最令人着急的是,这一原因,身为当事人的亚瑟却毫不知情。常常会为了那些曾与自己打过招呼可又在后来又变得对自己冷漠的孩子感到难过和不知所措。

 

      “咚咚”亚瑟从客厅走到二楼去,沿着走廊走到了距离尽头仅剩几厘米的房间门前停下,举起手敲了敲房门,“莉莉安。我进来了哦?”

      “亚......亚瑟。”屋中的人用着哭腔断断续续地喊出亚瑟的名字。

        亚瑟心底顿时生出一丝莫名的恐惧,礼貌地说了句“失礼了”便打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躺在床上的莉莉安满脸通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似乎已经奄奄一息。她听见了脚步声,慢慢睁开噙满泪水的眼睛,用着极为痛苦地声音说道:“亚瑟......亚瑟,我好难受......你快去把母亲叫来——”

      亚瑟把书甩在了桌子上,跪在莉莉安的床前,“怎么了?莉莉安?你很难受吗?”

      莉莉安艰难地点点头,随后又把眼睛闭上一声不吭。

 

      惊慌的亚瑟急忙推开门想去把史密斯夫妇叫来看看莉莉安。然而史密斯夫妇却在亚瑟离开时便出了门,似乎是到集市替亚瑟和莉莉安买东西了。

      亚瑟无助地站在安静的客厅中央,小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光——

      回家

      如果是他们的话一定有办法救莉莉安!

 

      亚瑟推开门飞奔在街道上,他轻车熟路地找到通向回家的路。烙在脑海中模糊的轮廓渐渐变得清晰起来,眼看着只需要打开高大的铁门便可以沿着宽敞的水泥路直达家门。

      亚瑟的肩膀剧烈颤抖着,头发上滴落了许多汗珠,他久违的露出一丝微笑。

      却在即将打开铁门的一刻僵住了。

      他想到了自己那个严厉的哥哥。——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偷偷溜回家中,仅仅是为了这种事情,那该怎么办?他会像以前一样责罚自己吗?

 

      “嘿!你在这里干什么。”这时一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小男孩朝自己小跑了过来。

      “我......我迷路了.......”这真是个蹩脚的借口。

     “哦!看起来你是需要英雄来拯救你啦?没关系,告诉我你父母的名字,我带你去!毕竟本英雄可是个魔法师啊!哈哈哈!”

       亚瑟在阳光下眯起眼打量起站在自己身旁的男孩——灿烂的微笑让人联想到温暖的太阳。湛蓝的眼眸让人想到了辽阔深邃的海洋。他穿着淡蓝色质地的大衣,学着大人一般在胸前系了根黑色的领带,隐约可见里面还穿了件深蓝色的马甲。

      ——这人看起来简直棒呆了。

 

      “你.....你是魔法师吗!”亚瑟忍不住露出一副“太好了得救了”的表情,走上前拉住阿尔弗雷德的手,眼睛里闪烁着淡淡的笑。

      阿尔弗雷德一下子便被这个模样给吸引住了。眼前这个男孩穿着虽不算繁复但至少是赏心悦目的。尤其是头顶带的小礼帽,配上他这种可爱的小脸蛋简直是绝了。那软乎乎、糯糯地稍带鼻音的音色更是没得话说,像丝绸一般撩拨着阿尔弗雷德的心。

      “恩...恩!恭喜你答对了哈哈哈——”阿尔弗雷德又像亚瑟展示了他那独特的笑声。

      “好.....太好了!”亚瑟忽然拉起阿尔弗雷德开始跑了起来。降雨连连的黑桃国今天难得的放了一次晴。正午的阳光是属于夏天的。强烈。闷热。令人窒息。亚瑟的睫毛是长长的,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落下的阳光便在那里形成淡淡的阴影落在了眼睛上。阿尔弗雷德便呆呆地看着亚瑟漂亮的侧脸,任由前面的人拉着自己跑。

 

      亚瑟拉着阿尔弗雷德回到家中,他的脑海里满是莉莉安难受时痛苦的模样,以至于忘记在玄关处脱鞋就一股脑地向台阶走去。

      被别人领回家的阿尔弗雷德总算是回过神来站住身子不让亚瑟拉着继续向前走了,呆呆地说道:“原来你没有迷路啊.....”

      “对不起!!这件事很复杂等我以后向你解释——我的朋友她生病了,可是我很笨,魔法也只会那么一点点,所以只好向你求助了!”

      看着亚瑟那副要哭出来般可怜楚楚的模样,阿尔弗雷德怎么能把持得住?告诉亚瑟赶紧带自己去看看,没准儿真能帮上什么忙。

 

      亚瑟将阿尔弗雷德拉进房间,又连忙跪在莉莉安床前告诉莉莉安她找来了魔法师,魔法师一定会救她的。然而莉莉安又不和亚瑟一样是个头脑简单一天只会扎在书堆里的家伙,聪明伶俐的她一眼便认出来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便是现任国王的长子,未来黑桃国的国王——阿尔弗雷德.琼斯。

      阿尔弗雷德见莉莉安准备支起身子向自己道安,立即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嘘——”

      “魔法师,你可以救她吗!”亚瑟很及时的打断了两人无声的谈话,焦急地对看向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朝亚瑟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又对莉莉安对打了个响指——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在地板上出现,亚瑟模模糊糊地听见似乎在哪里响起了时钟转动的声音,可等他左顾右盼一阵,却什么也没见着。当他再次转回头看向莉莉安时,莉莉安竟然已经站起身来了!只见莉莉安也惊讶地看向自己。

 

       看着亚瑟和莉莉安瞠目结舌的模样,阿尔弗雷德不禁大笑起来,接着向莉莉安摆摆手说了声“再见”,又拉起亚瑟的手向门口走去。

      亚瑟在彻底放松下来过后,才发现又什么地方不对劲。望着两只紧紧牵着的小手,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他摇头晃脑地跟阿尔一起离开房间,又绕过客厅走到外面去了。

      “英雄可不叫魔法师。我叫阿尔弗雷德.琼斯。”阿尔在门口站住脚,心想时候不早了,自己也该回去了,当明天再和亚瑟一起深入交流也不错,于是便在这里告诉亚瑟自己的名字。

      “我.....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亚瑟见他已经自报家门,自己也才慌慌张张地说起来,显然是多久未与同龄人一起聊过天,手舞足蹈的样子在阿尔弗雷德的眼里显得可爱极了。

      “我可以叫你亚蒂吗?当然你也可以叫本英雄阿尔弗雷德!”

      “亚蒂.....真是个奇怪的名字。不过你要是喜欢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

      这时候亚瑟突然垂下头,不停眨着眼睛,手也不安分地做起小动作来,像是下了某个重大的决定一样,深吸一口气后重新看向了阿尔弗雷德——

      “所以,所以我们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做朋友吗........那个——”

阿尔弗雷德突然给了亚瑟一个拥抱,亚瑟在阿尔弗雷德怀了吓了一跳。

       “当然可以啦!亚蒂,恭喜你!你现在可是英雄心里最——重要的人哦!”

      “那.....那我也是。”亚瑟很没出息地小声嘟囔道,涨红了脸又反把阿尔弗雷德紧紧抱住了。亚瑟眼睛闭得紧紧地,仿佛这只是亚瑟做的一场过于美好的梦,只要一睁开双眼,自己就会回到现实,阿尔弗雷德便会离开自己,消失不见。

 

      “亚蒂,不要害怕。”阿尔弗雷德感觉到亚瑟在轻微颤抖着,细声安慰道:“如果命运诅咒你。亚蒂。那就跑起来,一直向前,不要回头。不要让命运打败你。如果害怕的话,就到我身边来。我会永远保护你,永远。”

 

      亚瑟用力地点点头,仿佛过往的不安与受到的伤害在此时便烟消云散。他突然露出一丝微笑,然后放开阿尔弗雷德。

      “谢谢你,阿尔。”

       他这么说道。

 

      突然。

     一切开始模糊起来。所有的场景成了一张张相片,又慢慢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怪力蹂躏变了形,渐渐向着一个中心靠拢,形成一股漩涡。一股被命名为爱的漩涡。

      随后“咔”的一声,所有的一切全部化为了碎片,不见了。

 

      ——到底是

      到底是谁在做梦

      这个美好而令人怀念的梦。

 

————————————————

 

      “咔哒咔哒。”刚满十六岁的阿尔弗雷德坐在回到黑桃国的马车上,微微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

 

 

 

TBC.


这次爆了3000+.....毕竟在开始虐(其实并不虐)之前总得先给大家喂颗糖是吧——

 

 


评论(2)
热度(28)
©執筆未遂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