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未遂

二十丽姝,
请来吻我。
衰草枯杨,
青春易过。

[米英]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黑桃设定 私设多到数不清

*前文点我⁄(⁄ ⁄•⁄ω⁄•⁄ ⁄)⁄

*加下引号的文字请注意



04   


    一年后——

     “亚蒂?你什么时候才能把你那些花花草草收拾好嘛?快来陪陪英雄我啊!”

    “阿尔弗雷德先生,请你稍微安分一点......等一下,我马上就完工了。”

       亚瑟弓着腰蹲下身,小心翼翼地为刚刚从花店带回的新品种移植到自己精心照料过后的泥土里——哪怕如此,他还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对斯密斯太太挑选的鲜花爱不释手这回事的。绝对不会。

      阳光穿过厚重的云层倾泻而下,一直站在阳光中的亚瑟用手背擦了擦从额头渗出的汗水,鸟儿从湛蓝深远的天空飞过发出几声鸣叫。

阿尔弗雷德则一边静静地坐在亚瑟身后大伞下的花纹繁复精美的木椅上,喝着自己从遥远国度带来的褐红色冒着气泡的水,一边把目光不安分地在亚瑟身上游走。

 

     ——距离阿尔弗雷德与亚瑟初次相认,已经有些时间了。从墓地回来时已经近黄昏,多亏了阿尔弗雷德的特殊身份,亚瑟才侥幸回到家中睡个安稳觉。

    原本家中长子斯科特对亚瑟规定的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必须在中午午休前回来,否则就得被锁在门外喝西北风去。”

    当然,在回家的途中的马车上时,亚瑟也是害怕得不行的。一面一直不停地用手把不停滑到脸颊前的耳发向后撩,一面忧心忡忡地摸出兜里的怀表看时间。起初,阿尔弗雷德在一旁看得云里雾里的,好在阿尔弗雷德是个比较有耐心的人。——在阿尔弗雷德细心地开导下,亚瑟在一阵磨蹭中,终于吞吞吐吐中把事情的原委告诉给了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听完后,爽朗地大笑几声,“就安心交给英雄我吧。”如此说道。亚瑟担忧地打量起阿尔弗雷德来,看着这个讲究个人英雄主义的大块头,心头依旧沉甸甸的,还平添一份有种说不出的恐慌感......

 

     ——“亚蒂?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阿尔弗雷德用手托着腮,靠在椅子旁白色质地的圆桌上,看着对面那个家伙又自顾自地陷入沉默中,感到有些无奈。

   “啊.....”亚瑟若有所思地把头抬起来,回忆便在此结束了。

   “什么叫‘啊’啊!英雄我已经坐了一个下午了!一个下午!”阿尔弗雷德一面扯开嗓子大声抱怨道,一面把手举过头顶做着浮夸、没有任何意义的动作,“明明本英雄这么忙......”

 

    亚瑟这才总像如梦初醒般地站起了身,紧接着做出阿尔弗雷德再熟悉不过的动作——亚瑟站起身后,把自己脏兮兮的手伸进了斜跨在自己肩上的墨绿色小背包,摸索了一阵,便从里掏出了一支笔、和一只日记本,在翻看过后便“唰唰唰”地写了起来。

 

    在一旁静静观看地阿尔弗雷德连连摇头,无奈地朝那个闷家伙耸耸肩。        

    ——这并非是阿尔弗雷德第一次看见这么奇怪的亚瑟了。

    他从很早前便注意到,每天早晨的亚瑟都非常非常的奇怪

但阿尔弗雷德可以用他心爱的汉堡做担保——这绝非出自他内心的小敏感——因为实在太明显了,太容易被人察觉到了。

    每一次,当他早晨踩着一脚晨雾兴高采烈地前去敲响亚瑟的家门,迎面而来的亚瑟,无论是他那困惑的目光,抑或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与自己有过多肌肤接触的行为——这都让阿尔弗雷德感到无比陌生。

 

    这实在太奇怪了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也曾问过亚瑟,是不是有“早晨拒绝与人接触”的心理疾病(其实是阿尔弗雷德瞎编的。),亚瑟的回答反倒意外的干脆。听到他的发问后,亚瑟只是停下前进的脚步,认认真真地回答道,没有。

    ——但,这实在太干脆了不是吗?

 

    说点不中听的话,这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与他朝夕相处这么多日的记忆,统统都属于昨天的亚瑟的,而今天的亚瑟压根儿都不曾记得有过一样!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不是吗?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会在亚瑟翻看过自己的日记本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日记本。阿尔弗雷德一提及,脑海里首当其冲呈现的,自然便是亚瑟手里,那一本厚厚地、旧得甚至带有点悠久历史感的深棕色日记本了。

 

    不管是在任何场所,——请允许我再重复一次,是任何场所。都会有那本日记的身影存在,并且还被亚瑟当着宝贝疼着、爱护着,没事便拿出来写几下,看几下,甚至还会跟着在嘴里默念几声。

 

    ——为什么亚瑟总是会在看日记时神神秘秘的?为什么除了他那些兄长还有自己,他都从不和其他人聊天?——他有朋友吗?不行,这么想下去一定会和亚蒂一样神经质!!阿尔弗雷德狠狠拍了拍脸颊,急躁躁地抬眼望去时,发现亚瑟这时也刚好写完朝自己走过来了。

 

    “走吧?”

    “恩!本英雄这次带你去个特别有趣的地方!”

 

    ——好玩?亚瑟脑子里突兀地钻出了些关于阿尔弗雷德往几日带自己去的“好玩”的地方的记忆:一次是阿尔弗雷德牵着自己天没亮就拉他去城堡里,顺便还无视了亚瑟满眼对自己所住之处的好奇与欢喜,把他径直带进房间,把亚瑟放倒在了床上。亚瑟一脸紧张又羞涩地望着阿尔弗雷德,心里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结果,阿尔弗雷德又把他从床上推了下去。

    上帝,你要问这为什么?这只是因为我们国王大人某日半夜从床上滚下来发现原来地板上铺的地毯比自己想象中要软很多,想让亚瑟也了解一下,仅此而已。亚瑟在心中让自己再念一遍,“仅此而已。”

    还有一次,则是带着亚瑟后花园聚餐结果只是一个人单方面不停地吃着被叫做“汉堡包”的垃圾食品罢了。

 

    “这次又是什么啦?”亚瑟苦恼地看着一脸笑意的阿尔,头似乎疼了起来。

阿尔无视了亚瑟的眼神攻击,牵起亚瑟穿过花园,朝着门外走去。

便在此时——

    “国王陛下。”一位身材高挑,穿着繁复装饰的服装的男人看见阿尔、亚瑟两人走出来后,迅速迈出步子走到了阿尔身旁。

    “关于新皇后的选择标准,您是否已经——”

    “够了,米尔寇。现在我不想提及这些。”阿尔不耐烦地向他摆摆手,用手轻轻拽了下亚瑟,把他挡在自己身后,“你走吧。乘我还没有向你发火之前。”

 

    ——亚瑟看见了。

    那个男人怒火中燃烧的眼眸,正在狠狠地着自己。

    明明同样和阿尔弗雷德一样,是蓝色的眼眸,深邃而又美丽的蓝眼眸。为什么,这个男人带给他的,却只有不安?这股仿佛要置他于死地的仇恨,令亚瑟惶恐。——那位被叫做“米尔寇”的男人,五官如同被人精致打磨过一般,身上所穿的、所戴着的都是昂贵的奢侈品......恐怕他便正是那最近新上任伯爵的儿子吧。

    听人说,现在所有富人家的女儿都被他那俊俏模样,还有那激情四射的言语给套出了......

 

“亚瑟,我们走。”阿尔弗雷德冷冷地扫视了这个向自己点头哈腰的男人,带着亚瑟扬长而去。

 

    “可恶......”在确认自己的国王陛下已经离开过后,这个男人咬牙切齿地嘟囔道,“明明那个柯克兰家族不是早就已经回拒了阿尔弗雷德的提亲吗!这个亚瑟.柯克兰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家伙......不过,他休想来搅乱我的好事!”

 

 

TBC.

 


似乎没啥说的了,但是还是想为这么勤奋写文的自己鼓一下掌......

顺便一提,米尔寇这个名字是个很不幸的名字。被我专门赐给反派BOSS的!(伪一本正经(其实并不是啦


评论
热度(31)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