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得长圆如此夜,人情未必看承别。 ”

[米英]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黑桃设定 私设多到数不清

*前文请点我⁄(⁄ ⁄•⁄ω⁄•⁄ ⁄)⁄

*加下引号的文字请注意


02


  “嗡———”是发动魔法时特有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不太和善的死寂。被安置在雪白墙壁上的大钟提醒着他们,现在已经是12:34分。

 

  大约在12:45分时,偷偷把头靠在门上偷听着自家主人们聊天时用的娱乐室里的佣人们,听见里面传来了属于男人气急败坏时发出的脚步声。

   在这个家中,谁都清楚得很,哪怕对方是一个新来的、不懂事的小女仆都明白———这个毫无优雅可言、乱七八糟的声音,便意味着拉开了一场战争的序幕。

所以,脚步声?哦,那简直算得上是打响的血雨纷飞的革命大爆发的第一枪。他们都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默契地把食指按在嘴唇上,“嘘———”


  “亚瑟,你这个蠢货。快瞧你干的好事!”

  “My goodness…!斯科特,你这么说真是糟糕了。你怎么能这样说你的弟弟呢?”


  一向对幼童疼爱有加的母亲把自己最小的儿子护在了身后,替他挡住了来自兄长嘶声力竭地叱喝与谩骂。

  而她背后正在瑟瑟发抖的亚瑟还是被自己哥哥的来势汹汹吓坏了。他那绿眼睛是那么水光潋滟,恐怕比真正的玛瑙还触动人心。无辜的泪珠还在眼眶里打着转,看起来是那么无助,令人怜惜。

“对…对不起…哥哥。”


  “上帝!亚瑟,你真该死。如果你一句"对不起,哥哥"就能把我最近才从那个臭家伙的书店里买回的烂书给变回来的话…我保证…”

 

  “对不起…对不起…”

不管自己的兄长再说什么,亚瑟只是不停重复道歉,像只到点报时的小鸟,一下有一下没的,头还跟着嘴唇的开阖上下摇动着。——啧,这个可怜的臭虫,除了承认自己的错误,还能做些什么?真是令人讨厌!斯科特如此想到。

“行了!滚回你的房间去!”


  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亚瑟浑身颤抖着走向自己的房间,留下了一脸悲哀的母亲和气过头的哥哥。

  门刚被他反手轻轻关上,亚瑟的肩膀便立即停止了之前看似止不住地颤抖。

“哈哈哈,哥哥真是个笨蛋。蠢货。要是被他知道原本早该消失的书突然出现在我手里。他一定惊讶地合不拢嘴!”

  时不待人,亚瑟打了个清脆的响指,一本厚重古老的魔法书便这样凭空出现在他的手里。亚瑟的嘴边浮现出了一丝计谋得逞的笑意。


“我听那个红酒蠢货说过,这本书里召唤侍仆的魔咒…”亚瑟小声嘀咕,“只要找到了…就算没有阿尔弗雷德在,也没有关系…!阿,有了!就在这里!被我找到了!”在亚瑟欢欣雀跃地高呼的同时,房间外的古钟敲了13下,现在已经是下午1点整了。


亚瑟指尖轻触的那一页纸上被贴了一张魔法界中代表着“严厉禁止”的卡纸,而亚瑟却视而不见,眼睛里的火花似乎被谁悄悄点燃。

“就这样做吧!这样我就能有一个朋友了!一个也没关系。总之要比现在这样的我好…好多了…嗯!”

本是打着这样天真的算盘,亚瑟的嘴角有显出一丝微笑,那一双孤独的绿眼睛像一棵经不住风雨摧残的幼树,似乎正在急切寻找着能够容纳他的森林…


  若亚瑟没有记错的话…不。他怎么会记错呢。

  ——这个命运的齿轮在被无知幼小的自己所推动的一天。

  也就在转动的同时,亚瑟能够听到,听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被人铐上枷锁的令他心碎的声音。


  于是,可怜的亚瑟便被突如其来的『诅咒』关在了他所不知的无人之境。他悲伤的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滴落在冰凉的地板,可那里空无一人。有的,只是他呼救时传回的回音,和从远处五彩斑斓的琉璃窗依稀透出的微光。


“…我的奴仆,请你现身。”



03


  亚瑟走在去花店的路上,皮鞋在镶着石头的小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听起来有些小心翼翼,柔软的头发在风中恣意飞扬。但一向喜爱鲜花的亚瑟其实从不喜欢去花店,而是选择自己来栽培。可今天对他而言,是一个非同一般的日子——他的花圃里,也从不种今天所需要的花,

  ——白菊花。

 

  亚瑟站在了花店门口,一面轻轻擦拭脸上因为炎热而留下的汗水,一面打望自己的周身被店主摆满的各种各样的花。

  微风徐徐,花摇叶晃,阵阵花香立即随着风一起扑面而来。

  花店被建在小镇的繁茂地段——马车。样式齐全的店铺。人声鼎沸。充满活力的行人。亚瑟极其小心地拿出衣兜里的怀表,现在是下午四点二十分,距离前往母亲墓地的那班车还有一阵才会开,他赶紧拿出放在背包里的笔记本,“唰唰”的几声后,日记本崭新的一页上被写上了几行字。

  “啊,这不是亚瑟吗,早安。”在花丛中突然走出一身影,亚瑟心头猛得一紧,慌张地抬起头来。

  “这...是史密斯夫人吗,许久未见。早安。”在看清来者是是谁后,亚瑟长吁一口气——“那么拜托请为我来一打白菊花。”

  “不知觉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啊......亚瑟,真是辛苦你了,一个人独自生活了这么久,还遇上种事情.....”

  “哪里的话,虽然还会有些不习惯,但已经基本习惯了。”

  “是嘛。看来不愧是柯克兰家的孩子呢....啊呀!你看看我,就关顾着聊天了,我这马上为你去准备准备,请你稍等。”

  看着史密斯夫人笑着离开后,亚瑟紧锁眉头,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和马车。时间似乎在这时已经凝固了。但又或许只是自己的.....

  忽然,自己的肩膀却传来被人狠狠抓住的疼痛感,亚瑟疼得裂开嘴——这个力道一定不会是史密斯夫人,更像是个男人的!


  “你.....”

  “你...你是亚蒂对吗!”

  ——现在是什么一个情况?莫非是认识我的人?但这个声音太不对劲了,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声音!对了,日记本....!亚瑟被此景弄得不知所云,好在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并立即实施了起来。

  他没时间去看上这个喊着像是自己名字的称呼的男子一眼,迅速拿出日记本拼命翻阅着,眼睛追逐写在纸张上的一行行字,无所顾忌。

 

  “好吧,没有。”他“嘭”的一声合上日记本。这该死的本子里没有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切。

“恩?怎么了?什么没有?”

  看起来这个人正在等待自己的回复。亚瑟这才迟钝的为自己先前的举动后悔,抬起眼皮的一瞬见便愣住了——这个人的眼睛...可真漂亮,像大海一样....或许当亚瑟知道自己不小心把这句话说出口,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给自己两个耳光吧。

 

  “哈哈哈,亚蒂,果真是你啊。”这个男子爽朗地大笑起来,肩膀也随之颤动着。“原本我也现在打算去找你的......”

  淡蓝色的眼眸。金黄色的头发。一缕不服帖的碎发突兀地立在头发之中。鼻梁间架着银边框的眼镜。身材颀长...

 

    ”——你,是哪位呢?“亚瑟尽可能放慢语调,小心地说着。因为不知为何,他心里并不希望他自己把这个男孩儿伤害到。


 

  “——难道你已经把我忘记了吗?亚蒂。”

  “你在说什么....”亚瑟刚准备回应时,却被前来送花的史密斯夫人打断了——

  “哈,亚瑟?花已经帮你准备好..这,这,这不是我们的阿尔弗雷德国王吗...!”亚瑟转头望向瞠目结舌的史密斯夫人,这才算发现自己是遇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贵安,小姐。不必拘礼。”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却又不少些亲切——也许正如国报所讲,自己所处的国家的国王,没准儿真是个正人君子呢,而且还这么年轻,好像还和自己同龄......

   “我来此是为见一位儿时友人。但看起来,他似乎已经把我忘记了呢。”

  “国王大人,请你不要...”

 

  ——“我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深感歉意。或许如你所说,我们是认识的,可我现在忘记了——但也请你相信,我一定不是有意要忘记你的,我的陛下。也望宽恕,我现在不得不离开这里去探望我那可怜的母亲。”

  亚瑟心里清楚,无论是打断正准备为自己辩解的史密斯夫人的话,还是在自己的国王兼友人来看望自己时提前离开都不是他的一贯作风,但就在刚才——他拿出衣兜里的怀表看时才惊觉——自己等待已久的那班马车已经要来了。


  正当他已经拿起史密斯夫人手中的白菊准备离开时,那双温暖的大手重新将他抓住。

 

  “你要走了吗....亚蒂。”

  “你要离开本英雄了吗。”

 


 

TBC.


提纲大法好,有它没烦恼

如果能喜欢就太好了w 这次总算能透露出点是黑桃设定的....


注:

①题目出自Green Day的一首歌,他们的歌都非常好听w因为感觉这首歌抛开实际问题来讲,很适合这篇文的整体感觉.....谢谢。

②剧情灵感来自动漫EF 所以会有相似之处w


评论(2)
热度(37)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