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得长圆如此夜,人情未必看承别。 ”

Dear Candy

CP:Thor/Loki(斜杠有意义)

送给亲爱的游想老师^^ 灵感自她的一张图 意念艾特!!()


“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些红玫瑰,她就愿意与我跳舞,”*

昏黄光线下,Thor举着书,大声阅读,童音稚嫩:

“一位年轻的学生大声说道,可是在我的花园里,连一朵红玫瑰也没有”……

 

月夜深深,鸟儿困倦入睡。蝉是夏日遗失的嘴唇,它们响声一片,鸣声四起,溢满整个夜里。白日窒息的炎热销声匿迹。太阳没有了,也不会再有了。他们学着彼此,把被单压在身下,把它弄得皱巴巴的。

 

Loki侧躺在Thor对面,他绿眼睛碧波荡漾,睫毛在暖灯下光泽闪耀,微微颤动时,像两只落在Loki眼上的黑蝴蝶。

他从未如此温和,如此沉默不语,他手枕着脑袋,歪头看向自己的哥哥。

 

Thor读得磕磕巴巴,皱紧眉头,学着奥丁的模样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他识字不全,他读得有些力不从心,但在弟弟的注视下,他还是选择继续读下去。

 

“……这番话给在圣树下自己巢中的夜莺听见了,他从绿叶丛中探出头来,四处张望着……”

 

Loki用眼睛把Thor钉住,而Thor,他的哥哥,却未看向他。他还在皱着眉识字,他纳闷,嘴里振振有词,嘟着嘴,揉乱了头发,他有些郁闷了。随后,他又恍然大悟,很快打起精神,眉毛向上扬,清清嗓子重振旗鼓——他终于记得了那些字那些词的读法。

“……我的花园里哪儿都找不到玫瑰。他哭着说,一双美丽的眼睛充满了泪水……”

Thor很早以前便不再与Loki同床入睡,两张床差距一条窄窄的过道。Loki正从他的床越过那条过道看着他。

 

“哥哥,”精彩时,Loki忽然打断Thor。不明不白。“我饿了。”他向Thor眨眨眼睛,撅起小嘴,面颊粉嘟嘟的,惹人爱怜。“今天我一直在和母亲练习魔法,我一天也没吃过东西了……”

“好吧,”Thor坐起身打算翻身下床,一面嘟囔着:“正好我也饿了,我去帮你向那些侍女要点吃的。”

 

“不,哥哥,你先别着急走。我有东西吃。”Loki阻止Thor的离开,把手伸进枕头里,笑着和他说。Thor在一旁看着,他知道,他的Loki是个百宝箱。Loki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有。Thor瞧着,带了些好奇,些期待。直到Loki掏出了两颗糖。

 

Loki将糖果递给他,他亲爱的哥哥,“吃下去。”他压低声音,用着命令的语气。

Thor看着那小手递来的彩色糖果,小声说了句,谢谢。又抬眼看他。Loki躲在阴影里,两只小脚丫在床边摇晃,那双绿眼睛成了毒蛇,正嘶嘶吐着信子。他忽明忽暗,勾起嘴角,他笑了,洁白的牙齿吸引眼目,迟钝圆滑的面颊轮廓替他掩藏了他的本质。

Thor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表情他陌生,却感到似曾相识。那时候,他那么无知,那么信任爱,于是几乎毫不犹疑,他抓起糖果,咕咚一声吞进去,吃药似得囫囵吞枣,丝毫不具美感。

 

糖果滑进Thor口腔,被舌苔包裹,随后,说时迟,那时快,他顿时感觉自己的舌头像着了火。那团火猛烈,毒辣,炙烤着他的所有感官。他开始拼命咳嗽,手捏住脖子,试图阻止糖果进到更深处去。然而那团火顺着唾液滚去了喉咙深处,其次是食道,接着是胃。Thor惊慌地望向Loki。Loki却笑得更开心了,以至于表情有些扭曲。

“咳咳咳……!”他拼命咳嗽,弯着腰,又扬起身子,他焦急了,开始摁住桌子,手指放进嘴里,试着让自己吐出来。

“哥哥,哥哥,”Loki的声音响起来,是清脆的呼唤,他听起来焦急不安,“你这是怎么了?”他的脑子炸成了一片,耳朵里嗡嗡直叫,Loki像隔着山,隔着海,叫他,他——他听不清——

 

“Loki……这、这是什么……”他迫切地问。

“是我做的辣椒糖果。”Loki回答,声音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显然他早已料到。

 

Thor伤心了,他的心脏因悲哀而扭曲变形。他咳嗽,痛苦,表情狰狞,弟弟却因此欢笑。他让悲哀冲昏头脑,猛地冲去Loki的床上,和他扭作一团,被单,枕头,枕垫,连同光线似乎也变得凌乱。他将Loki狠狠压在身下,从那时候,他们之间的体能悬殊已经彻底揭晓了——尽管这也太早,太早了,甚至早了几百年,好几千年,他们之间的差距从此就已经拉开。这将他们一个拽去天上,一个扔在地下,从此他们不再是相亲相爱的兄弟,而是仇人,是陌生人还陌生的彼此。可这又那么理所当然,一切因果早在他们出世以前已作定局,没人能够改变,没人能。

 

Thor按住他,阴影盖住了Loki涨红的面颊和已经灌满泪水的双眼。Loki在奋力挣扎,不惜用指甲划破Thor的面颊,他愤怒得有些歇斯底里,如此奋不顾身且置Thor于死地,他不断大声尖叫:放开我!放开!不然我要你好看!Thor被吓到了,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看着Loki那纤薄的嘴唇,那里正在疯狂扭动,发出让人恐惧的声响,可曾经那里多好看啊,像两片不幸坠落在Loki面容上的两片花瓣,鲜嫩欲滴,他下意识地埋头堵住他。

 

Loki感觉嘴唇冰凉,有什么东西摩挲着他唇瓣,那是比软糖还要更加的柔软的东西。这意识将他的恼怒剜去一大半,他脑子里霎时间空空如也,眼前只有金发和光热。甜腻,还有无尽的甜腻,犹如狂风暴雨,来势凶猛,灌满他胸腔,嘴边,口腔。

他忽然停下来了,身体不再猛烈反击,开始渐渐陷进床单里,任由Thor把他摁住。他一向如此,开始得莫名其妙,停止得悄无声息。一切都那么无缘无故,随他所欲。正如他近乎疯狂的爱,欲望,他扭曲的任性,他的倔强,他的恶意。

这一切的源头跨穿了岁月长河,纵横了Loki漫长短暂的一生,窥视过他备受煎熬的灵魂,他的欲望,最终皆指向了一个人,一个神。

那是他的哥哥,更是他无处放置的爱欲,他的恨意。他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事物,任何隐晦且难理解的词组。但他只有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只是他一个人——

 

Thor抬起了头,在与那双眼对视时,他退缩了。他面色潮红,汗珠一颗颗向下滚落,Thor哆哆嗦嗦地离开床,他浑身颤栗,几乎无法站立。那一吻榨干了他,Thor又开始耳鸣,却不是因为糖果,因为痛苦。一瞬间他听见窗外雷声大作,狂风肆虐,他跌倒在地。灯光熄灭,只有一团燃烧的绿火在不远处摇曳,Thor迅速钻进被窝里,轰隆隆一声,雷劈进这房间,Thor感觉眼前白光闪现。他颤抖,他祈祷。“奥丁在上啊……!”他亲吻着父亲的红袍。

那道雷劈开他意识,意识深处的黑雾迅速占领他脑海,甚至刺瞎了他双眼。他世界一片漆黑。欲望,是无穷无尽的欲望。那团火又卷土重来,在他胸口,在他心底,它炙烤他的良心,他的忠诚,他曾经坚信不疑的爱。

 

“哥哥!”一声呼唤叫醒了他,把他一把拽回。

是Loki,Loki从自己床上跳了下来。他掀开Thor床单,毫不犹豫钻了进去。Thor胳膊触碰到Loki的肌肤,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对不起,哥哥,”Loki哭了,他流着泪,“我不该这么捉弄你。我发誓,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你没事吧?我的哥哥,我的好哥哥?你,你不能有事……我只有你了……”Loki哭得更厉害了,甚至还打了嗝,他吓坏了。

Thor似乎清醒了,Loki的眼泪救了他。他揉了揉眼睛,台灯依旧,窗外风停云止,月光清凉,一切完好如初。那仿佛是场梦境。

 

“嘘,嘘——我没事,我好得很。弟弟。”Thor把Loki挽过去,让他躺在自个怀里,他低头,轻轻吻掉Loki挂在面颊的泪珠,又亲了亲他泛红的眼角。

“我——我没事,”他发现Loki还在发抖,他心揪在了一起。“我也不知道我刚刚怎么了,我的弟弟。或许,我只是做了个梦。荒唐极了……你不知道……我竟然听见了雷声……还有狂风……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弟弟。万事走到尽头总能称心如意,若没有,那定不是尽头。”

“那你能原谅我吗?哥哥。”Loki停止了哭啼。

“我原谅你,Loki。不如说,我从未生过你的气。”

“真的吗?你向奥丁的胡子起誓。”

“我发誓。”Thor哄道。

 

“那你还会吻我吗,哥哥?像刚才那样。”

“我……噢……我当然会了,Loki。”Thor又开始害怕。

“那你吻我好吗,哥哥,就是现在。我喜欢刚才那样,嘴对着嘴——真是舒服极了。”

 

Thor心脏骤停。他又想起了,关于那双绿眼睛,那团烟雾,那阵雷。

“哥哥——”

Thor求饶了。他无力招架。对于Loki的祈求,他向来——从来——只能唯命是从。Loki已经在等他了,他闭着眼,微微仰头,睫毛微颤。布料摩挲间,他吻了Loki湿漉漉的嘴唇。Loki惬意地眯起眼,发出呜咽。

一吻过去,而这次没有雷声,没有火焰,没有狂风,什么都没有。

 

“睡吧,”Thor后背已经让汗水打湿了一大片,“Loki,我的弟弟。快睡吧。”

“晚安,晚安。”他吻了他的额头,Loki甜蜜地钻进他怀里,Thor欲言又止。赶在一切结束之前,他沉闷地,抑郁地,低声地说道:“我爱你……弟弟……”

 

Thor终于筋疲力竭,他侧身关掉了台灯。在昏暗中,他和Loki一同沉沉睡去。

 


END.

Thor所读内容节选自《夜莺与玫瑰》

评论
热度(16)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