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未遂

二十丽姝,
请来吻我。
衰草枯杨,
青春易过。

不灭-02.

Alpha!Thor/Omega!Loki(斜杠有意义)

WARING:此篇锤基为同父异母兄弟/Loki怀孕/多次怀孕上床/后期有生子情节

请注意避雷 若感不适请立即关闭

前文:【01】

 

02.


“弟弟,和我回去吧。……这里太乱啦……”Thor陷进沙发里,他壮硕得异于常人的身躯在矮窄的单人沙发里不安分地扭动。“我是说,”他略作停顿,咽口唾沫润嗓子,蓝眼睛躁动地四顾:“回家。”他心情似乎舒缓下来,终于想起了那个词,“弟弟——”

“那容我再说一遍,滚。”Loki蜷缩在双人沙发里,可怜的胃在不断消化着不知是昨天还是前天喝的水和点点粥,他微眯着眼,试图在对方每一个不经意间的小动作里寻找到他或许打算起身离去的迹象,但他很快发现了:没有,一点也没有。叫Thor走,那似乎是不可能的。

那双蓝眼睛,平静得如一面海。那双眼睛和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像一把割开捆绑自己绳索的利刃,像一块能买通世间万物的金币,像宝石,像太阳,与一切Loki见过的,书中识到的任何美好的事物别无二致,却又与这所有不同。Loki甚至要为这沾沾自喜——

 

哪里不同?哪里不同了?肚子里的小东西,麻烦鬼,逼他,问他。这个叫Thor Odinson的男人,哪里不同了?他一刻不停地揣着Loki,蹬他,打他,揪住他的小肠,使劲拉扯,又撕裂了他的胃,内脏,叫他苦不堪言。 肚中污秽肮脏的东西齐齐向Loki的喉咙口腔漫延,血,呕吐物,胃液,肠液,它们被抵在喉咙间。Loki面目狰狞,眼眶红了,绿眼睛里升腾出一股晶莹剔透的水,汗珠滑过他面容,他紧紧咬住下嘴唇,不吱声,一声不吭地颤抖着。

 

Thor猛地站起,轰隆隆一声,椅子倒了。他跌跌撞撞向Loki走过去,他终于决定闭嘴,他不说话了,沉默了,坦坦然然诚诚恳恳活了大半辈子的Thor Odinson终于学会了妥协。

他沉默地抓住Loki那只冰凉的手,仿佛一座大山,矗立在那儿,生生息息。大块头信息素的味道像清晨湖中的薄雾,Loki载着舟过去了,他便栖息在那里。

他一呼一吸全是Thor的味道,潮湿,咸腻,那像是一根细长坚韧的导火线,手心传递的温度霎时间滚烫,几乎要灼烧他的手,几乎要瞬间点燃那根线。——他多久未经性事?他只是夜复一日地奔波、在几个城市里晃悠、接着逃离,酒和香烟成了他的最佳旅行伴侣,他无时无刻拿着它们。Thor的手,手,那双粗糙厚实的大手,仿佛不是握着他失去知觉的手,是在捏拿揉搓他滚烫的xing器,进入他湿漉的hou穴。

 

Loki猛然一挥,吃力地甩开Thor的手,齿缝间颤颤传出Loki最后的警告,“Thor Odinson,我命令你离开这里……否则我……”

 

他没能说完。Thor听见门开了,他急忙走过去。

 

Loki察觉Thor走远,脚步声也渐渐了无声息,如同一根光线微弱的蜡烛终于在风中熄灭了光。他终于走了!

Loki身子轻飘飘的,他庆幸自己似乎终于挣脱了那副破破烂烂的躯壳,灵魂漂浮于空中。他获救了。在一片昏暗中,他看见了Thor,他似乎在和快餐送货员争执些什么,他看得见Thor的胡子在一扭一扭,毛绒绒,凌乱不堪。这倒令他想起了另一个人,Thor的亲生父亲,他曾经的父亲,Odin。

他继续向上穿行,他离开大气层,远离了地球,他光临银河系,直到路过小王子住过的B612星球。大概已经过去许多好几百年了,Loki猜想。小王子不见了,玫瑰也终于枯萎了。天雷滚滚,四周无光,他做了个轻松的决定:他决定待在这里,决定孑然一身藏匿于此。雨水从天而降,狂风呼啸而来,雷声四起,他寒冷潮湿,衣衫褴褛。这里大概离太阳系有些距离,他无法感知到温暖,他认定自己会这般死去。

 

弟弟,我以后想做一个宇航员,你知道的,就是那些会跑到宇宙里去的家伙……

Thor Odinson穿着他们在同一所学校参加的手工制作兴趣班上,他们俩人一起做的宇航服,和Loki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Thor望着被他们画得乱七八糟,五颜六色,荣称宇宙的天花板,这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那是个平凡得有些无趣的午后。窗外响起汽车驶过的喧嚣,自行车上铃铛的声响,屋内传出保姆为病重在床的母亲Frigga捣鼓食材发出的声音,知了在窗外惨叫一片。只有阳光是无声的,阳光无声地被树枝撕裂,透过窗,将树的影斜落在他们脸上,衣服上,手上。

 

那是一件常见得不能再常见的白体恤。上面被缝上几个大小不等,颜色不一的正方形方块,这被Loki称作为,“仪器”。好吧,仪器。Thor小声嘀咕,心生不满,却没办法和弟弟争辩。这件衣服几乎是Loki一个人完成的,可手工课却是Thor硬拉生拽着Loki参加的,而那时的Loki比起手工制作,更在乎对面开办的读书兴趣室。但命令他的人是Thor,他的哥哥,一个Alpha。可能是天性使然,也或许是太过年幼,Loki无法抗拒Alpha天生的威慑力,挣扎着同意了。

才刚开班没多久,Thor那丰富多彩的心又被橄榄球夺去了全部注意力。小孩子总是聒噪的,活力四射,惹人嫌的,他甩Loki在一旁,叫上几个自己的好哥们,兴高采烈地在操场挥舞身体,叫声不断,发泄着用不完的气力和活力。他把Loki弃之不顾,那么泰然若之,那么心安理得,丝毫不觉羞愧于他。

Loki孤零零地坐在两个人的桌子上干活,两只手剪得扑哧扑哧的,可桌子总是太宽,椅子总是太大,他总是不得不站起来,勾起身子去拿那些剪刀、彩纸,水彩笔。

 

“弟弟,你知道吗——我以后要驾着车——我自己驾着!还能飞起来的那种!噢……那一定得是我家那辆蓝色的敞篷车,我最爱它啦。”Thor学着父亲Odin的模样,一停顿,闭上眼,高仰脖子,说道:“那可是我的好姑娘。”Loki晓得这句,那是Odin常说的。

“然后呢,我就开着它飞上宇宙啦,那简直酷毙了!对了……到时候我身边还一定得有你,我的弟弟,Loki。我们可以去月球看看,没准还能去火星!瞧,多有趣啊!”Thor说得脸涨红了,Loki侧过脸望他,Thor脸颊上那两堆肉一颤一颤的。

“宇航员是宇宙的浪漫。”这句话是Thor不知道从哪里捡到的二流杂志里翻到的。

 

“那,那里会有B612星球吗?哥哥?”Loki到了换牙的时候了,说话老漏音,像泄了气的气球,他奶声奶气地问道。

“那是什么?”

“是小王子住的星球。那里有玫瑰,还有浮(狐)狸。哥哥。”

Thor轻蔑地哼了一声,像听到多么可笑滑稽的事,像他家的床终于安上神奇手指*一般,表情做作,慢声细语地说:“我可爱的弟弟,那都是假的——假的——不存在的。那是大家哄小孩的玩意。”

“可是,你那辆敞篷车也不能灰(飞)啊,哥哥——”小Loki着急了,他不服气,焦急着蹦起来气鼓鼓地争辩。他对那只狐狸的故事念念难忘。那故事有关驯服,有关于爱,他对那些界限模糊朦胧的字眼词汇难以释怀。他觉得,爱和早晨Frigga为赖床的自己送去的那杯奶白色的热饮是相同的。神秘,足够温暖,足够美味,又对七岁的他有着足够的诱惑力。

 

许多年以后,他知道了,那杯乳白色液体的东西叫牛奶。

再后来,他也知道了,爱和牛奶根本是两回事。牛奶可以天天有,可爱便如海市蜃楼,是触手可及的虚拟。

 

Thor身体转动,手一摊,把Loki重新又扑倒在了床上,床板吱呀作响,Thor与他纠缠一起,从床的这头,翻到了那头,他们连连翻滚,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笑声飞出了屋外。两个人信息素的味道混成一团,那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没有激烈的争斗,而是巧妙无声息地交融,拼凑,一股甜腻的奶香霎时间在房间里飘荡。两个人滚作一团,床单在身下揉得皱巴巴的,他们又摔在地板铺的垫子上,两个小家伙摔得晕头转向,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Loki眼睛望着窗外,阳光在树叶之间闪烁着,他的心脏跳得很快,蝉声响得更猛烈,如涛声。

 

那一跤把什么也摔没了,Loki忘记继续和Thor争论B612星球的故事,Thor也不再提那辆敞篷车到底能不能起飞,他们只是扭过头看了彼此一眼,在明亮日光里,在忘了开灯的屋子里,放声大笑。Loki再也不担忧自己牙齿难不难看了,他把眼泪都笑了出来,跌在Thor的怀里,肩膀耸动着,黑发松软地贴在Thor的胸膛上。Thor把他紧紧怀抱住了。

 

“什么都会有的。星球,月亮,会飞的敞篷车,什么都会有的——只要等我们的母亲好起来——相信我,弟弟。”

Loki的目光向上攀爬,看到那双蓝眼睛,他想伸出手捧住,那儿水光潋滟,好像随时会有眼泪落下。呼吸声和心跳接近平静,直到涛声惊醒了他。

他记得母亲曾带他和Thor一起去临近的海湾。海的上方,浮云有了体积,他大摇大摆地躺在这儿,那儿,露出一大片一大片的阴影,压住了苍穹,盖住光。浪花撞击海岸的声响震天动地,比雷声还响亮。海透彻清凉,美得很。

Loki下了车,手紧紧抓住袖子,这是他头一次看海,他惶恐不安。

 

他的目光,他的全部注意力,越过大海与岩石,看向视野与天际的尽头。

 

光从云层间挣脱着落下来,挥洒在不远处海域的一小块地方,只有那一圈是金灿灿的,那气势犹如圣光骤降,无声无息,却又生生息息,永无休止。

 

那时候Thor还在勤恳地帮母亲提篮子,一不留神的时间,Loki便只身跳进海里,浪拍得一次比一次激烈,Thor只看了一眼,吓得魂都丢了,篮子一扔冲上去猛地一把把Loki拽回来。Loki被吓得坐在地上,他被海水呛到,正咳个不停,后竟无故哭起来。

Thor威胁Loki再不停止哭声,他就要被浪卷进海里。那是母亲出院后的第一次郊游,Thor很看重它。Frigga慢慢走过来,她住院多时,许久未曾踏步,她走得过于缓慢。

她缓缓蹲下身,生病使得那束金灿灿的发被剪掉,剪短,但她美丽依旧,明慧的眼,透露出一丝狡猾,笑起来那么天真。那是Loki和Thor最爱的模样。她轻声问Loki。怎么了,我的孩子?

 

太美了……

Loki抽噎着,嘴唇发白,寒冷得打哆嗦,说话停停顿顿,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那片海。这里太美了,妈妈——他哭得更大声,又在咳嗽,像把灵魂也要咳出来似得。他想起自己在福利院里,被几个男孩子抓起头发往门口拽去时的疼痛。疼,疼啊。胸口的颤栗令他两股战战,几欲跌倒在地。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可以带走它吗?如果带不走,我可以杀死自己,让自己永远留在这里吗?妈妈,拜托您,行行好……

为什么呢?Frigga细声细气地问道,声音颤抖了。

——那儿。Loki手指指着那块地方。我必须得过去,我啊,我。我应当过去。Loki一次次重复,他看见有人像就站在那片光里,在向他挥手。他明白,他知道那只能是死路一条,但也太迟了。迟了,从头到尾的迟了。他的爱,他的仇恨,他的妒忌,他的固执,已经在那时候就已经形成了。

七岁,十岁,十七岁,在这此过去后,又有什么区别?

 

我可以杀死自己,让自己永远留在这里吗?Loki躺在Thor热乎乎的胸膛前咯咯笑起来,他想,就在这,Thor的怀里。只要待在这儿,他沐浴在那光里了。他没有再问,多久嘛?什么时候呀?妈妈什么时候才可以又为我端上那杯牛奶啊?

因为他来不及问,Thor就吻了吻Loki的额头。像每夜睡前Thor总会蹦蹦跳跳到他床边,赏他一个湿漉漉的吻。睡吧,弟弟。Thor这时候才像个哥哥,他摸摸Loki雪白微鼓的额头,看起来比Odin还要高大。这一吻在告诉他,一切该结束了。不要再问得没完没了,不要再像个小孩子似得撒娇任性,所有都该结束了——

 

——他终于在多年后死去。他被杀死了,被对Thor Odinson永不灭的爱杀死。

 

“我的上帝……弟弟你们这边的送货员实在是太没人道了……居然会因为外面天气太冷多收十美元!那可是整整十美元!”Thor絮絮叨叨,一面把快凉的饭菜放在桌上,饭盒刚接触桌面时,Thor怔住了。呼吸骤停。空荡荡的双人沙发中央,还有一大块被人睡得凹进去的痕迹,可那里没了人。

他迟钝地察觉Loki不见了。

“弟弟?你去哪里了?快出来!我不会再提任何一件事情了,奥丁在上——关于你的——我的孩子的事,我发誓——我绝不再多提一点。弟弟,你快来,你看起来快饿死了!”Thor把菜扔餐桌上,塑料袋里配送的叉子被扔出来,滚到了地上。

 

Thor最后在厨房找到了Loki,他脸色惨白地坐在地板上,面颊两旁却泛起红晕,有汗浮现在鼻尖,他大口喘息,从客厅走到这已经花光了他所有力气。Loki肚子又开始作痛,但他却无暇顾及,此刻他手里正握着一把刀。

 

我可以杀死自己,把自己埋葬在这里。

明年,我盼望明年,我在这里生根发芽,长成你爱的,你的,模样。

 

Thor倒吸一口气,他感觉血液在倒流。

“Loki,我的弟弟……你怎么能……”Omega发情的气息不经意走漏,它们钻进Thor的鼻腔,刺激着Thor的皮肤。Thor惊慌失色。“主啊,我的上帝……Loki,你…发情了!”

 

 

街道上落得一片寂静,天黑得更深了些,寒风冒冒失失地冲进Thor和Loki的屋子里,Thor不得不在把Loki扛上床后,急忙关上窗,拉好窗帘,开了那盏光线昏暗的台灯。

灯把屋子照亮,映出Loki憔悴的面容。Thor谨慎地把Loki手里紧紧握住的刀抽走,把他上衣褪去,Loki的脖子上,面颊上全是细汗,在光线下闪着微光,他看起来虚弱又疲惫。Loki自进他们家里时,体质就不好,不易出汗,即便是大暑节气里,手脚也是冰凉的。

Thor的手止不住的颤抖,他为Loki捻好被子,只露出他的头,小心翼翼,他也流了汗。而后Thor又想了想,便重新把被单叠了一点,让Loki上半身露出来透透气。

 

他忙得马不停蹄,匆忙出门又进来,端着Loki喊的粥,外卖自带的勺子不知道丢哪里去了,他只好重新在掉满灰尘的厨房柜子里摸出一把,来来回回洗了四五次,手在水里泡得浮肿却依旧在担心,是不是还没洗干净,Loki吃了会不会拉肚子生病。他还不忘把粥打热,准备从微波炉里拿出来时却被烫了手。Thor痛得一声不吭,重新用两张帕子垫在碗下,他把粥送去了Loki的屋里。

 

“吃点吧,Loki……行行好,就看在你自己的份上,积点德……”Thor半跪在地板上,身子趴在Loki跟前,像个大小孩。地面的污垢染黑了他刚买的仔裤。

他先舀起一丁点粥,端在自个嘴前,吹了吹,看着上面蒸腾的热气消散开,再低声哄着Loki把他吃下去。他如此反反复复,不停歇,不间断,当他把这一整碗粥喂完时,他的膝盖已经彻底冰冷麻木,他的手也快失去知觉,Loki周身那股他熟悉的,怀念的,爱着的Omega气息快杀了他,那味道淡淡的,却像白酒,后劲足以麻痹一个理智清醒的壮年人。他的自制力马上快到极限,下面也已经硬得生疼,他却还是迟迟不肯走。

他在恐惧,他始终是害怕Loki的。怕他走了,闭上眼了,Loki也又不在了。他又要从头找起,找得他心焦力促,找得他坐立难安,又心如死灰。

 

窗帘遮得还不够严实,星光洒落他肩头,描摹着他的轮廓,巨大的阴影盖住了Loki。Thor跪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想起Loki微鼓的小腹,他便觉再也直不起身。

 

 

TBC.


老福特屏蔽了些字,所以只好把他们改成拼音,望谅解

最后送上一句来迟的祝福:祝大家新年快乐,事事顺心!今年也要一起萌锤基~

评论(2)
热度(90)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