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得长圆如此夜,人情未必看承别。 ”

种族不同也要谈恋爱(01)

*金毛Thor/黑猫Loki(斜杠有意义)

*集体兽化 请注意避雷


无脑傻白甜,不甜不要钱!


01.


“唉。”


“你瞧瞧,他又在叹气了。”Volstagg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狗嘴里絮絮叨叨:“真不知道一条狗能有什么好叹气的,真让人纳闷……哦,我知道了,你们说他是不是没吃饱?那下次我可以把自己那份分他。”
“这你就不懂了,兄弟。”Fandral不知道从哪个草丛里钻出来,树叶和泥巴的味道都挡不住他刚刚洗澡后浑身散发的贵宾犬专用的香波的味道,他一凑近,Volatagg就把舌头伸出来假装要作呕,他一直都闻不惯那怪味,像被香水泡过的狗粮,一言难尽。“一定是因为爱情。”Fandral望着Thor——他们的狗老大,老大哥,那雄伟忧愁的背影,振振有词地说。


“他不是你。”Volstagg摇摇头,他可知道Fandral是什么德行,贵宾嘛,整条狗就像个陀螺,二十四小时发情,日天日地日空气,整个镇子的母狗都躲着他,公狗全敬他三分。
“对。他是不是我。但他是Thor。”Fandral抬起脚挠胳膊,最近他那儿老是痒痒的。刚还因为捞得太舒服了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好像站累了,在草坪上转了几圈就趴了下去,饶有介是地说了下去:

“你瞧瞧老大多久没上过谁了,我看啊,他是寂寞了。这狗呢,也是有性欲的。喏,就和吃饭一样,你要硬是不吃饭,你就会饿,饿久了,你就要被送医院啦。做爱也是,你要是非得绕开生物常态,走不同路,那也是会病的。”Volatagg一听这比喻,他就懂了,明白了。狗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要知道民以食为天,他以前都不知道性欲竟然这么重要!他这时候顿时为自己的不博学感到了一丝内疚。虽然转瞬即逝。

Fandral舔舔爪子继续说,“不是我们几个一起长大,我也以为他被他主子阉了。唉……”Fandral说到这,不远处的Hogun却忽然发出一声哀嚎,这可怜的家伙才因为发情闯大祸,被抓去医院,一针下去,丢了一条公狗的尊严,他那红通通的眼眶躲在耻辱圈里,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伙伴们。

“没说你,Hogun,你永远是我们的一份子。”Volstagg拍拍胸脯,他是一条仗义的狗。他左思右想,觉得Fandral说的也有道理——“你怎么看,Sif?”他抬起头,透过一堆杂毛向天望去。
Sif趴在石柱上,她正眯着眼睛晒太阳,耳朵轻轻晃了晃。她是这小团体里唯一一只猫,还是一只很特别的猫,英勇善战,说话爷们,够义气,是Thor决定在阿斯加德小镇称王,和其他狗帮争个死去活来时的得力助手。可以说没了Sif,Thor就像没了左眼的奥丁,总有些地方看不透,没准就因此被别的狗狠狠阴了。

“这次我同意Fandral。”Sif从高处跳了下来,惹得那群狗一声惊呼,即便生活这么多年,他们也很难接受Sif从高空跳下还没丝毫损伤的事实,要知道换作他们,恐怕小命就给栽在那儿了。Fandral吞了口口水,他说,“看吧,伙计,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那你们说,他是为了谁这么失魂落魄的?”Hogun终于发话了。
“Loki。”Sif幽幽地说出这个名字。

当场所有的狗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惨叫。

“Loki!!”
这时候,话题的中心人物出现了。他正慢悠悠地走在小道上,姿态优雅,身材细长,尾巴向上翘,一摇一摆,嘴里还叼着鱼。倏忽间,一道橘光在他附近闪过,定晴一看,那是Thor朝他那儿飞奔过去的身影。
“我懂了,难怪Thor为什么今天非要在这儿守着。这里是Loki回家的路。”Volstagg感觉自己成了条侦探狗,还破了桩了不起的案子,他摇晃着尾巴。

众狗猫眼中,Thor俨然是一条失了志,背叛了自己身份的哈士奇——尽管他是一只金毛。他舌头伸得老长,口水滴答滴答往下流,淋了他脚边的路一滩水,见到Loki他快乐极了,比今天的狗粮里加了三盒牛肉罐头还高兴。而Loki呢,见Thor过来了,连正眼都没瞧他,头往边上一甩,继续慢慢悠悠往自个儿家里走了。

“Loki,你就吃这东西吗,Frigga说吃生的对身体不好。”Thor在他耳边念叨,Loki也不理他,他继续向前走,转个弯朝下坡路拐去了。他步态轻盈,很快把Thor甩到一边,Thor见猫要没影了,闭上嘴赶紧跟上去。
他们走在大街上,不少行人见这奇景都忍不住停下来拍照。Thor却浑然不知,他跟在Loki身后,尾巴都快成车窗的雨刮器了,还是全自动的那种。
“Loki,Loki,Loki。”
Thor也不嫌累,一声一声地喊,见Loki迟迟不理他,还可怜巴巴地恩了一声,“你理理我嘛……”

“这对他俩来说就是常态。”Fandral在一旁小声解说,他其实压根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时候要说些什么这才对得起他这一浪狗的称号。

他也没确实没说错,自几个月前,黑猫Loki忽然出现在阿斯加德镇后,Thor就把魂搁他那儿了,Loki在哪儿,他就在哪儿,还自个任命自己为Loki的护花使者,谁要欺负Loki,他就把他压在身子底下猛啃。这肯定没得商量。这阿斯加德镇的狗们猫们可不怕Loki,他不过是只外来猫,跟谁都不熟的。可他们怕Thor啊,惹Loki是小事,就怕不注意就把自己的王得罪了,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事。

Thor的几个不嫌事多,不嫌事大的好伙计也跟在他们身后,想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然而他们没瞧上几眼,整个剧情像没接上轨的火车,一路向下冲去,没了回头路。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勃然大怒的Loki弓着腰,毛全竖起来,一爪子糊在了Thor的脸上。Thor可没受过这种苦,没当上狗王时没有,当了狗王后更没有了,他当场就趴在地上捂住脸,痛得嗷嗷直叫。

“这算什么?”Volstagg隐约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崩塌了,他从没看Thor这么狼狈过,更重要的是,他没看过狗被猫欺负的这么狼狈过——当然Sif除外。
“这……”连一向见多识广的Fandral也愣住了,他磕磕巴巴,卷毛底下的嘴撅了又撅,脑袋里过滤无数个词,没哪个能精准无误地把此情此景说个清楚透彻,最后——他还是尝试性的想去总结一下——

“诸神在上……”他缩了缩脖子,”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妻管严吧。”



TBC.

一篇爽文 大家见笑了

要日更一定日更 

评论(9)
热度(137)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