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未遂

二十丽姝,
请来吻我。
衰草枯杨,
青春易过。

只有星星知晓的故事

CP:轰出 

文/柰

 

在就读雄英大学的前一天晚上,绿谷出久爬上山顶,星空之下许下了两个愿望。

第一个愿望,他希望可以拥有几个挚交,第二个,他希望能有一位恋人。只要是恋人就好,绿谷在心底默默想,男孩也好,女孩也罢,他只想尝试去爱。

那天星星没有睡着,听见了他的心愿,让他渴望的,期盼的事物悄然降临于他身旁。

只是碰巧,他所爱之人,与他的友人是同一个人。

所以,这个只有星星知晓的故事,便拉开了以他的心支离破碎为休止的序幕。


轰与绿谷在一所大学里相识。
绿谷和轰都是艺术系,但一个是古典文学系,一个是设计系。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两人相识了。
那时候,绿谷对轰一见钟情。就在他看见轰焦冻的第一眼,那双一黑一蓝的异眸恍若深秋时节病态般的蓝天,他就这么一头栽进去,再也没有出来过。

可轰焦冻本人是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

他们一起度过了大学四年的时光,期间绿谷见过轰焦冻与许多女生分分合合,他原本以为自己这可悲的欲望会伴随着一次又一次心碎而消失殆尽,然而他对轰焦冻的爱却在漆黑的土壤里,没有水的灌溉,没有阳光的照耀下,存活了,以他支离破碎的心脏作为依附蜿蜒伸张,开出了数百朵美丽的鲜花,却散发出了糜烂的气息。

他会在轰焦冻睡着时偷吻他,会因为他们不经意间的触碰而脸红心跳加速。会看他在跑步时,头发一摇一晃,不轻不重的喘息,从额头滑下的汗珠而青涩。

——这便是绿谷苦涩的初恋。

后来绿谷在大学最后一年里,面对自己遥遥无期的单恋,他喝醉了酒,向轰焦冻坦言。起初轰焦冻没办法接受,甚至有些憎恨绿谷,因为他是他为数不多的挚友。

那时候,他们的感情搁浅在了沙滩上。

随着时间推移,他也感觉自己对绿谷的感情越来越不对劲。
他不愿意看绿谷和其他女生走近,自己也不想再和女生有来往。闭上眼会无意间看见绿谷抽动的鼻子上褐色的雀斑,还有那甜甜的微笑——他甚至会想,如果吻上绿谷那双嘴唇,会不会感觉柔软?绿谷会不会害羞地捂住脸,又会幸福地大笑出来。

 

糟糕。太糟糕了。轰焦冻遮盖住渐渐红透的脸,自己好像在不经意间恋上了他。

大学毕业后,他们开始了同居。和所有的同性恋一样,他们在漆黑一片空无一人的场所亲吻,不敢在大街上牵手,甚至买避孕套的时候都要遮遮掩掩。

 

在有一个地方,黎明来临时,星星和月亮,却依然还会挂在天边,但目光所正视的前方已经被朦胧的粉紫色覆盖,所有的云被染上那样浪漫又美丽的色彩,那时候昼夜颠倒,人们仿佛在白夜中前行,身后有月亮追随,前方有耀眼的光洒落而来。

不可思议,奇妙,令人难以置信。

但这场景却的的确确存在着。

那一瞬间,黑夜迷恋着白昼,白昼渴望与黑夜重逢。或许,这个世界不单单只有白天与黑夜,还有着不为人知的时刻,但因为无人知晓,无人看见,便被当作了幻想。

 

绿谷把这段感情也当做如此。

走在大街上的,牵着手的永远是异性恋人,亦或是家人,他们因为太朦胧而被排斥,甚至厌恶,可这不能说明什么,所有人都有权利紧握住自己的幸福,就像黑夜拼尽全力也要与白昼相遇,这可以说是飞蛾扑火,也可以说是一厢情愿。


尽管如此,但他们依然深爱对方。与他有着一段疯狂,糜烂,而又甜蜜的时光。

有时候绿谷会时常问轰焦冻,他爱他吗,有多爱。轰焦冻总是只会笑着吻他,答非所问。可绿谷始终感觉甜蜜。

一天轰的姐姐来拜访,无意中知晓了两人的身份。
某个晚上支开了轰焦冻后,她问绿谷,即便你已经做好了面对世人的准备,那轰焦冻呢?你告诉我这一切时,总是说‘我’已经准备好了,而不是‘我们’。
社会没有你想的那么善良,这里不是乌托邦,不是你高呼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就会被认同,你难道认为,你们是真心相爱,他们就不会对你们做什么吗?
这个世界,爱,不是武器,而是你唯一的无法改变的软肋。


当那天真的到来了,你有想过,自己和他又会遭遇什么吗。
现在,我把疑问给了你,但同样,我也把选择留给你。

猛然间,绿谷出久忽然想起因为报社报道了些关于出久的一些糟糕的猜疑时,轰焦冻暴走冲去本部把那里砸了个干净还被拘留了一星期的事情。

他又想起,两个人因为太亲昵被路边走过的路人指指点点,自己和对方甚至还差点起了争执的事情。

还有轰焦冻在喝酒之后,总是会有些难过地看着自己的事情,就算是接吻,仿佛都沾上了悲伤的味道。

还有……还有。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要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被人提起,自己想起,或者被迫唤醒之后,所有的无奈、不堪、委屈都会在一瞬间犹如核弹般,在脑内爆发霎时间在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绿谷望着有时候对自己欲言又止,总是为了自己而拒绝了大部分异性邀请的聚会的轰焦冻。因为很少与异性交流,被报纸污蔑说是身体上某些能力不足的轰焦冻。

 

轰焦冻,他的轰焦冻。

 

他像是如梦初醒,又好像被人当头一棒。夜晚时,他辗转反侧,明明抬手就可以触碰到跟前的人,但他最终选择了放弃。他没有和轰焦冻诉说发生的一切,他不愿看轰焦冻为自己受这个苦,更不想他就这样毁在自己手上。他应该去寻找更好的前程。于是,在他所不知晓的时候,他偷偷向公司申请了出国留学深造这一项目。

一个月之后他就要离开了,但他却什么也没有说,依然会在早晨轰焦冻走时,给他一个吻别,依然会在轰焦冻回家时,微笑着搂住他,欢迎他回家。

时间一点点流逝,很快分别之时来临了。临走的前几天,他衣着单薄,痛苦绝望地在寒冷的冬天里,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双脚不听使唤,只是一个劲向前走,脑子里轰隆隆地响,却又什么也听不见。

如鹅毛般的大雪砸落他头顶,睫毛,肩膀,手背上,不知是已经冰冷的麻木,还是绝望得一无所知,回到家绿谷出久发了高烧,嘴里支支吾吾,一声又一声喊着轰焦冻的名字。而轰焦冻一直站在他床边,从没有离开过。

与深爱的人的道别,永远是不辞而别。

黎明时分,他走了,就正如他来的时候,悄无声息没有任何征兆。

轰焦冻把整个城市都翻了个遍,去了他可能在的每一个地方都没有找到。
后来他也离开了这座再也没有了绿谷的城市。

五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他们又看见了对方。轰焦冻成了名人,绿谷却生活得贫困潦倒。
绿谷单身,轰焦冻却马上要结婚了。

绿谷坐在轰焦冻对面,心想。只看你一眼,我就知道,我又重新回到了原点。那个爱你爱得酸涩,又永远没有勇气抓住你的五年前。
聚会结束时,轰焦冻说,我还在恨你,恨你的突如其来,恨你的不辞而别。说完,他走了。

绿谷出久站在雨中,哑然失声。

轰焦冻结婚那天,他上了电视。他没有回答记者提的,关于自己支持同性恋在国内结婚的每一个问题,而是自顾自地拿起话筒说:
见到你的那一天之前,我都没有放弃过找你。
我只想你知道,我爱过你如爱自己。
不能把你留下来,却更不能给你一个像样的未来。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让我曾经爱过你。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明晃晃的电视还在不停转播,冰冷的女声从里面传来,灌透这一整个空荡荡的,被寂寞浸泡的屋子里。绿谷蜷缩在电视机旁,哭的撕心裂肺。

 

END.


也不是所有的结局都是幸福美满的,但这也是属于他们与彼此之间发生的故事里的一个分支吧~

本来是一个长篇,但碍于写出来要被薰狂殴的份上弄成了小短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评论(4)
热度(65)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