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未遂

二十丽姝,
请来吻我。
衰草枯杨,
青春易过。

Fatal Lure

CP:G/D
文by:柰
赠我七 @慕七_贝克街婚介所  


狄克逊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自个爱人做的手工饼干,一边把飞镖扔向不远处挂在对面墙上那张产假结束后,将要暗杀的可怜家伙的照片上。现在是晚上七点三十四分,按照往日来讲,他的夜生活这才刚刚开始。可如今,他却赖在家里,不走半步,吃着小女孩的最爱——甜食,玩些无聊的手机游戏。这样的生活对他而言,可真是糟糕透了。
他不是个喜欢慵懒的人。每一个曾与他合作的顾客都知道,他热衷于杀人,只要一接到任务便马不停蹄地走去目标那里,眼都不用眨的瞬间,那家伙就倒下了。据说他有时可以在自己老板咖啡还没凉下来,就把暗杀对象的头颅带了上去。总的来说,就是这么回事。他是个狡诈的Omega杀手,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嗜血又残暴,似乎没有了人性。但如今的他,肚子里孕育着新的生命,穿着灰色的高领毛衣,头发乱糟糟,脸微肿,一副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孕妇样。

他看了眼自己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大越圆的肚子,心里感叹良多,趁着彼得在做饭,少见地把手放在肚子上抚摸几下,热乎乎的,好像还不赖。
虽然,以往自己爱穿的西装已经被彼得藏了起来,手枪和那些‘对胎儿有危险’的工具也全部被没收掉。这么想着,狄克逊脸色开始难堪起来,恶狠狠地发誓等孩子出生以后就把那个姓Guillam的人给剁了,然后自己带着孩子浪迹天涯,让他一个人独自生存,过他想要的优雅生活。
“Hector,吃饭了。”彼得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狄克逊最爱喝的蘑菇奶油汤,那香味在狄克逊心中甚至比彼得的信息素还要甜蜜可口。他一跃而起,却又被彼得指责,这样的行为说不定会伤害到孩子。狄克逊愤懑不平,把空荡荡的饼干盒扔在地上,“难道我比这该死的小泥鳅还重要?”
饼干盒咚地一声掉地下,彼得连忙走到他身边来吻了吻自己生气的爱人,“不,你是我的整个宇宙。孩子对我来说,好比是浩渺宇宙中忽然出现的黑洞——你得照顾他,在意他,不然准没好事。我说的对吗?”狄克逊听了很满意,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我饿了。”
彼得走到椅子跟前,把椅子拉开,双腿并拢,弯腰手臂帖胸,动作连贯一气呵成。“请。”他说。“嗯哼。”狄克逊点点头,一屁股坐下去,要知道他也不是多么客气的人。


——那么,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身下的狄克逊喘息连连,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滑落,在微弱的光线下折射出暧昧的光,“吻我。”命令般的语气戳中彼得心脏,他又重新弯下腰,啃咬起爱人的唇瓣,鼻尖溢满了只属于Omega的甜腻气息,像糖果般香甜,像果酱般浓稠,彼得的舌头缓缓滑进彼得口腔的同时,手肘抵在沙发上让自己和狄克逊有一段安全距离,不能压到了宝宝。
啊,或许是那个时候,彼得一边与狄克逊亲吻一边想到。就在两人用餐结束时,自己把餐盘收进厨房打算开始洗碗的时候,狄克逊趁他不注意,忽然凑了上来,或许是因为职业的缘故,他的脚步一向很轻,就像猫咪一般,神出鬼没,在他离去时不知去向。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彼得想要一个他们两人的孩子吧。狄克逊搂住彼得,湿哒哒的舌头不断勾勒彼得的耳廓,舌尖与肌肤的触碰令彼得浑身一颤,囚禁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猛兽神不知鬼不觉地挣脱桎梏,此刻正跃跃欲试,期待着发生什么。自从已知狄克逊怀有身孕之后,他们已经许久没有再同床鱼水之欢了。一股隐匿许久的东西在狄克逊的引诱下彻底爆发,甚至连给彼得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丢掉身后的杂事,彼得凭借身高与体型的优势,一把把狄克逊捞起来,然后将他轻放在床上,与之疯狂接吻互相相互抚摸,那甜腻的荷尔蒙气息已经快把彼得逼疯,他的下面早已勃起,若不是因为孩子的缘故,恐怕一场床上的战争已经打响,他们无奈地抚慰对方,彼得的吻如同雨一般落在了狄克逊的脸上,下巴,脖颈上,接着,就到了现在。

“我想要你……”彼得贴在狄克逊的耳边,手慢慢伸进狄克逊的裤裆附近,说话时的语气似乞求又似命令。

“彼得……”狄克逊深情地呼唤自己爱人的名字,却在下一秒旋即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彼得的手,给自己盖上毛毯,迅速转过身闭上眼。弄得彼得干愣在那里。

彼得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心头有千万个为什么,怎么了想要问出口。

“我困了,晚安,亲爱的。”这是狄克逊第一次叫他这么亲昵,听起来却讽刺至极。

“???????”
如果这是一部漫画的话,恐怕彼得的这一格里面除了自己全是数不尽的问号。彼得背对自己躺着的狄克逊,心里又气又无语,还有点小小的心疼自己:他上身赤裸,脸颊全是性爱的红晕,本来还准备大干一场怎料又是这般下场。

“FUCK.”这是彼得第一次骂如此粗俗直白的脏话。


END.

我叫柰!第一次写这对CP,如果有任何与原作不符,OOC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以后还会给七产更多的G/D,所以还请多指教了!

评论(8)
热度(39)
  1. 掉进一个大坑执笔未遂 转载了此文字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